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团和气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载]江永  

2011-03-27 08:50:39|  分类: 易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江永作者:crab

[转载]江永

江永慎修,又字慎斋,婺源江湾抱在怀。天地如丸,因命其斋,弄丸主人归去来。1
曾祖江国鼎,人称江善人。祖父江人英,县学充庠生。江期观书毕,家业类转蓬。2
六岁日千言,诸经过眼前。弱冠生员罢,功名作唾痰。3
二十七岁为人师,设帐授徒奏笛丝。婺源休宁和歙县,静聆天籁与真知。4
三十三岁补廪膳,声名乡里盛闻见。5
子殁妻殂裂肝肠,太学拒做读书堂。6
江湾龙山,风吹碓尖,曲尺堰前水浪安。7
布衣奇士,好学深思。孝弟仁让,暗追尼师。8
礼书纲目,踵武朱子。古韵标准,辨微音理。9
翼梅八卷,精研历算。四书典林,荟萃古人。10
皖派朴学,粲然出尘。膝下高足,沛然如云。11
郑牧江肇龙,戴震汪梧凤,方矩程瑶田,金榜吴绍泽。12
八十一岁,心力交瘁,将军争弩作长醉。1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10.26午

注释:

1.江永(1681~1762):字慎修,又字慎斋,婺源江湾村人,系“萧江”氏第三十世孙。是清代杰出经学家、音韵学家、考据家,皖派朴学的奠基者,为宋明理学没落后向乾嘉汉学挺进中作出重大历史贡献的巨擘,一生著作丰富,27部著作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,现仅南京图书馆古籍部就存有江永著作131部。戴震在《江永事略状》中赞:“盖先生之学,自汉经师康成(即郑玄)后,罕其俦匹。”足见其在清初学术界的声望和地位。(据陈爱中《江永》http://sj6gt.com/sj6gt/news_shows.aspx?Nid=966)江永将宇宙万物比作一个“丸”,“弄丸”即是研究探索天地间万事万物的自然规律。因而江永为其书房取名“弄丸斋”,自号“弄丸主人”,专意编著书籍。(据百度)

2.江永的曾祖江国鼎,善行显扬,人称“江善人”。祖父江人英,父亲江期寄籍休宁县学庠生,淹通经史,为当世知名士。但江期是一介寒儒,有时得靠族人的资助,才能维持生计。(百度上说是江宁县,江宁为今南京江宁区,距婺源较远,江宁当为休宁误,改之。)

3.江永6岁能写下数千言日记,读私塾时遍求当地藏书之家,诵读了十三经的正文和注疏。他学而不厌,过目能诵。21岁考取秀才,之后便无心博取功名。(据百度)应朝廷推崇、奖掖朴学,举荐经术之儒的号召,时婺源知县陈某之子举荐江永进京做官,江永亦力辞不赴。江永曾在寄给弟子戴震的书信中说:“驰逐名场,非素心也。”表明了自己始终不求宦达的心迹。(据《布衣鸿儒——一代宗师江永》http://www.srzc.com/news/mr/0972910336_2.html

4.江永27岁开始以教书为业,先后在婺源大畈、江湾,城郊宜园、七里亭,安徽休宁山斗、五城,安徽歙县紫阳书院等地开设学馆收徒授业。(据百度)江永晓畅律吕,故云奏笛丝,未审其详。其治学求真,平生不作诳语。

5.康熙五十三年(1714),33岁的江永补廪膳生,早已名动乡里。(存疑:徽派朴学网上江永传述其年四十补廪膳生http://www.ahlib.com/ah/hppx/untitled-1-1.htm,有待另考)

6.江永中年曾连遭两次打击,一是其儿因病无钱求医夭折,二是其妻不久忧郁而亡。丧妻失子的不幸,使江水陷入极度悲痛之中,以致提督学政召升他入太学时,他也力辞不赴。

7.某年大旱无水,水碓无法使用致使村民舂米困难,江永巧设风碓,置于后龙山尖,利用风力解决了这一难题,为时人颂。
江永用其所学造福江湾子孙后代的另一大工程就是素有江湾“都江堰”之称的“曲尺堰”(即汪口碣)。“曲尺堰”位于梨园河下游,江湾西8公里的汪口。此处两河交汇,水流湍急、回旋凶险,为了平缓流速,提高水位灌溉农田,江永亲自设计建造了一座拦河坝,坝体的砌筑方法采用了独特的片石直立修筑法,坚固无比,虽历经200余年,仍然安然无恙,继续发挥着作用。(据《婺源江湾的一代积学宿儒》http://news.sina.com.cn/o/2003-08-05/0928508151s.shtml

8.江永博学多才贵为鸿儒却一生不仕,堪称布衣奇士,服承朱熹之学,取阳儒阴释各家之说辨析校正,深究力行,以“孝、悌、仁、让”为先。

9.江永生平致力经学、音韵学和理学。他通《三礼》,所著有《周礼疑义举要》、《礼书纲目》、《律吕阐微》等,均为阐释经学之作。其学以考据见长,开皖派经学研究的风气。又精于音理,注重审音。所注疏的《十三经》,对“三礼”周礼、仪礼和礼记精思博考,发现前人所未发现之处。乾隆初,儒臣篡修《三礼疏》,礼部取江永所著《礼书纲目》考订,并请江永赴京答解疑义。他长于比勘,所著《古韵标准》一书,对研究中国古韵有重要创见。其所著《古韵标准》定古韵为十三部,又著有《音学辨微》、《四声切韵表》,论述等韵学及韵书中分韵的原理。

《礼书纲目》:八十五卷(安徽巡抚采进本)清江永撰。其书虽仿《仪礼经传通解》之例,而参考群经,洞悉条理,实多能补所未及,非徒立异同。如《士冠礼》“屦,夏用葛”以下五十字,本在辞后《记》前,《通解》移置《经》文“陈器服”节末。是书亦沿袭其说,不故相诘难。至於《士昏记》“父醮子,命之辞曰”以下三十一字,《通解》列在“陈器馔”节下。而是书改列在“亲迎”节下。又《通解》以《记》文“妇入三月,然后祭行”二句,别为“祭行”一节,在“奠菜”节之前。而是书以此二句附於“庙见”节之末。盖是书“庙见”节《通解》之所谓释、奠也。揆以《礼》意,较《通解》为有伦次。又《通解》割《士冠礼》“无大夫冠礼,而有婚礼”以下四句,谓当在《家语·冠颂》内,疑错简於此《经》,颇涉臆断。是书则仍《记》文之旧,不从《通解》,尤为详慎。亦未尝曲相附合也。盖《通解》,朱子未成之书,不免小有出入。其间分合移易之处,亦尚未

一一考证,使之融会贯通。永引据诸书,釐正发明,实足终朱子未竟之绪。视胡文炳辈务博,笃信朱子之名,不问其已定之说、未定之说,无不曲为袒护者,识趣相去远矣。

《古韵标准》:古韵为13部,其贡献在于真元分部、侵谈分部,幽宵分部,侯部从鱼部分离出来归入宵部。

10. 江永精天文历法,早年就听说过梅文鼎的学术研究,但没有读到梅氏的著作,仅根据《历学骈枝》的二残页,形成梅氏“主中而黜西”的印象,未予重视。20多年之后,江永才读到了梅氏的《历算全书》,始知梅氏学问之精深,后悔当年未能主动求索梅书。50多岁后,他对梅氏著作“潜玩既久”,颇有心得,因此他自认为是梅氏的私淑弟子。

    江永在研究了梅氏著作之后,一方面对梅氏十分敬佩,另一方面也不完全同意梅的观点,在学术上有一些分歧,因此著《翼梅》:

  “惟是寡昧之识,胶守己见,如岁实消长、恒气注历之类,不能强同,爰就先生之书衍绎之,或补所未言,或发所未竟。信者阐明,疑者辨难,约得八卷,名曰《翼梅》。”

(江永《翼梅》序)

    江永在《翼梅》中的观点可以分为三类,一是赞同梅文鼎的观点,二是反对梅文鼎的说法,三是在梅文鼎工作基础上的进一步发挥和补充。就本文所论的范围来说,我们所关心的主要问题当然是江永与梅氏意见不合的部分,主要有五个:

    1、“岁实消长”问题 “岁实消长”是中国传统天文学中一个重要节目,从现代天文意义上讲,它的核心是回归年长度受到近地点移动影响的问题。梅文鼎接受了岁实消长的观点,但对“百年消长一分”的说法有所怀疑。江永认为岁实本无消长,而所谓的消长是因为“高冲”之行引出的。以今观点看,江永的意思是消长是由日平行和视行差引起的。

中山茂曾对此有详细的考察,他认为自郭守敬以来,梅文鼎是第一个对消长提出怀疑的人,而江永则首次给出了近代化的解释。

    2、“恒气注历”问题  当时流行的西历用定气注历,梅文鼎对用恒气还是用定气注历有不同的说法,但他基本上主张用恒气注历,江永则坚决主张用定气注历。

    3、历代冬至记录的可靠性问题  梅文鼎研究了古代的冬至记录,用他的历法观点验算了这些记录,指出它们的准确程度。这与问题1相联系,江永也按照自己的历法理论进行了推导,对于推导不合的记录,他认为有“历误”和“史误”两种情况。

    4、天体运行体系问题  在这个问题上,江永同意梅氏的基本观点,他们采用相同的天体运行体系。江永认为梅氏对天体运行的说明还不够清楚,做了进一步的补充,并依据《历象考成》的观点把月亮的小轮由三个增加到五个。

    5、“天自为天、岁自为岁”问题  “所谓‘天’即恒星,所谓‘岁’即黄道分、至也。” “天自为天、岁自为岁”是指恒星天的东移和回归年的变化是两回事。这是《大衍历》提出来的。梅文鼎接受了这个说法,江永认为二者是一回事。
(据《梅瑴成对江永:<翼梅>引起的中西天文学之争》http://sourcedb.cas.cn/sourcedb_scr_cas/zwqkk/kxwhzl/kxjss/sjkjs/201001/t20100110_2724075.html
《四书典林》30卷,书内共题七百三十有奇,大抵为举业而设;后又作《四书古人典林》12卷。

11.“先生一生科场不利,年二十一为县学生,年四十补禀膳生,六十二为岁贡生。一生鄙薄功名,不羡仁途,蛰居乡里,从事著述,授徒讲学达六十年。戴震、程瑶田、金榜、汪梧凤等七八人于歙县西溪不疏园从其授学,是为‘徽派朴学’奠基之始。”(据《江永列传》http://www.ahlib.com/ah/hppx/untitled-1-1.htm

12.
郑牧(1714~1792):字用牧,安徽休宁人。生平事迹不详,从目前能够看到的文献资料中,尚可窥见一鳞半爪。
    郑虎文《明经汪肇龙家传》说:“传江氏之学者,首称休宁东原戴氏震,歙松麓汪氏肇龙及郑氏用牧、程氏易田、汪氏在湘、方氏晞原、金氏蕊中,六七君皆知名。”(载钱仪吉《碑传集》)这说明郑牧在当时已是知名之士,“传江氏之学者”。
    汪世清《不疏园与皖派汉学》中列举不疏园同学诸子共八人,郑牧以下依次为江肇龙、戴震、汪梧凤、程瑶田、方矩、金榜和吴绍泽。吴绍泽后来很快就转向词章,“所以同在不疏园从江永研习六经之学,而且后来在经学上各有所成的,实际上是七人,人称“江门七子”。郑牧在“七子”中年岁最长。
    洪榜《戴先生行状》说:“淳安方楘如掌教紫阳书院,一见先生文,深折服,谓已所不及……时郡守何公,常以年某日,延郡之名人宿学讲论经义于书院之怀古堂,婺源江先生永治经数十年,精于三《礼》及步算、音律、声韵、地名沿革,博综淹贯,巍然大师……时先生同志密友郡人郑牧、江肇龙、程瑶田、方矩、金榜六七君,日从江先生、方先生从容质疑问难,盖先生律分声韵之学,亦江先生有以发之也。”(洪榜《戴先生行状》,转引自《戴震全集》)这说明郑牧亦为戴震的“同志密友”,与汪梧凤、戴震等志同道合。
     戴震在《答郑丈用牧书》中曾提出如下一些重要观点:
          不以人蔽已,不以已自蔽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不为一时之名,亦不期后世之名。
          立身守二字曰不苟,待人守二字曰无憾。
    最后提出:
         好友数人,思归而共讲明正道,不入四者之蔽,修辞立诚,以俟后学。(《戴震全集·答郑丈用牧书》)
    戴震能与郑牧讨论这些问题,自可推见郑牧的思想修养和学术造诣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摘自洪湛侯《徽派朴学》)


江肇龙:未审其详。

戴震(1724~1777):字东源,一字慎修,号杲溪,汉族,安徽徽州休宁隆阜(今黄山市)人,清代著名语言文字学家、自然科学家、哲学家、思想家。乾隆二十七年举人,乾隆三十八年被召为《四库全书》纂修官。四十年会试下第,特命参加殿试,赐同进士出身。音韵、文字、历算、地理无不精通,又进而阐明义理,对理学家“去人欲,存天理”之说有所抨击。其视个体为真实、批判程朱理学的思想,作为中国文化现代转型的本土资源,对晚清以来的学术思潮产生了深远影响。戴震本人也被梁启超、胡适称为中国近代“科学界的先驱者”。(据百度)

汪梧凤(1726~1771):字在湘,号松溪,先后从师于方桀如、刘大櫆,又与戴震、汪肇龙同出婺源江门,曾于和义堂东面建一园林“不疏园”,并于其中造一藏书楼——勤思楼,系以韩愈“业精于勤,荒于嬉”名之。一生“于书无所不观”(《中国语文学家辞典》),著有《屈原赋音义》三卷,由桐城派大师刘大櫆等鉴定出版。(据《歙县和义堂【汪和友】毛笔信札一页》http://pm.kongfz.com/detail.php?itemId=3180928

方矩:未审其详。

程瑶田(1725~1814):字易田,一字易畴,号让堂,安徽歙县人。清代著名学者、徽派朴学代表人物之一。与戴震同师事江永。精通训诂,提倡“用实物以整理史料”,开启了传统史料学同博物考古相结合的研究路径。在数学、天文、地理、生物、农业种植、水利、兵器、农器、文字、音韵等领域,皆有深入研究,堪称一代通儒。著有《通艺录》、《释虫小记》、《释草小记》等。

金榜(1735~1801):字蕊中,又字辅之,岩寺人,安徽徽州府歙县人。乾隆二十九年(1764)高宗南巡时召试举人,授内阁中书、军机处行走。乾隆三十七年状元,授翰林院修撰,曾任山西省乡试、京都会试副主考官。外祖卒,服丧不出,专事读书著述。少有大志,从江永学经,与戴震、程瑶田同学,又从桐城刘大枢学古文,书法宗二王,精篆籀。精思博学,著《礼笺》10卷,朱硅为之作序,认为词精义赅。

吴绍泽:未审其详。

13.乾隆二十七年(1762)夏历三月十三日,81岁高龄的江永因心力交瘁,病逝于家乡江湾村,葬于江湾西南七华里湖山村后山“将军夺弩”地。




引文来源  [转载]江永_云芝_新浪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