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团和气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国学名言全纪录(二)  

2010-10-18 09:07:25|  分类: 国学诸子百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  1000、五帝殊时,不相沿乐;三王异世,不相袭礼。《乐记》
  
  1001、德成而上,艺成而下;行成而先,事成而后。是故先王有上有下,有先有后,然后可以有制于天下也。《乐记》
  
  1002、张而不驰,文武弗能也;驰而不张,文武弗为也。一张一弛,文武之道也。《杂记下》
  
  1003、先王之所以治天下者五:贵有德,贵贵、贵老、敬长、慈幼。此五者,先王之所以定天下也。《祭义》
  
  1004、夫礼,禁乱之所由生,犹坊止水之所之来也。故以旧坊为无所用而坏之者,必有水败;以旧礼为无所用而去之者,必有乱患。《经解》
  
  1005、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。曰:修身也,尊贤也,亲亲也,敬大臣也,体群臣也,子庶民也,来百工也,柔远人也,怀诸侯也。《中庸》
  
  1006、事豫则立,不豫则废。言前定则不跲,事前定则不困,行前定则不疚,
  道前定则不穷。《中庸》
  
  1007、至诚之道,可以前知。国家将兴,必有祯祥;国家将亡,必有妖孽。见乎蓍龟,动乎四体。祸福将至,善,必先知之;不善,必先知之。故至诚如神。《中庸》
  
  1008、万物并育而不相害,道并行而不相悖,小德川流,大德敦化,此天地之这所以为大也。

《中庸》
  
  1009、君民者,子以爱之,则民亲之;信以结之,则民不倍;恭以莅之,则民有孙心。《缁衣》
  
  1010、下之事上也,不从其所令,从其所行。上好是物,下必有甚者矣。故上之所好恶,不可不慎也,是民之表也。《缁衣》
  
  1011、君以民存,亦以民亡。《缁衣》
  
  1012、所恶于上,毋以使下;所恶于下,毋以事上;所恶于前,毋以先后;所恶于后,毋以从前;所恶于右,毋以交于左;所恶于左,毋以交于右;此之谓絜矩之道。《大学》
  
  1013、财聚则民散,财散则民聚。《大学》
  
  1014、生财有大道:生之者众,食之者寡;为之者疾,用之者舒;则财恒足矣。《大学》
  
  《大戴礼记》
  
  1015、上敬老则下益孝,上顺齿则下益悌,上乐施则下益谅,上亲贤则下择友,上好德则下不隐,上恶贪则下耻争,上强果则下廉耻。《主言》
  
  1016、之亲下也如腹心,则下之亲上也如保子之见慈母也。上下之相亲如此,然后令则从、施则行。《主言》
  
  1017、《哀公问于孔子》
  
  1018、政者正也。君为正,则百姓从政矣。君之所为,百姓之所从也。君所不为,百姓何从?《哀公问于孔子》
  
  1019、无贤佐俊仕而能成功立名安危继绝者,未之有也。是以国不务大,而务得民心;佐不务多,而务得贤臣。得民心者民从之,有贤佐者士归之。《保傅》
  
  1020、凡人之知,能见已然,不能见将然。礼者禁于将然之前,而法者禁于已然之后。是故法之用易见,而礼之所为生难知也。 《礼察》
  
  1021、无常安之国,无宜治之民,得贤者安存,失贤者危亡,自古及今,未有不然者也。《保傅》
  
  1022、明镜者,所以察形也;往古者,所以知今也。夫知恶古之危亡,不务袭迹于其所以安存,则未有异于却走而求及于前人也。《保傅》
  
  1023、贤君良上,必自择左右始。故佚诸取人,劳于治事;劳于取人,佚于治事。《子张问入官》
  
  1024、上者辟如缘木者,务高而畏下者滋甚《子张问入官》
  
  1025、君子莅民,不临以高,不道以远,不责民之所不能。《子张问入官》
  
  1026、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。《子张问入官》
  
  1027、君子欲言之见信也者,莫若先虚其内也;欲政之速行也者,莫若以身先之也;欲民之速服也者,莫若以道御之也。《子张问入官》
  
  1028、刑罚之所从生有源。不务塞其源,而务刑杀之,是为民设陷以贼之也。刑罚之源,生于嗜欲好恶不节。《盛德》
  
  1029、古者以法为衔勒,以官为辔,以刑为筴,以人为手,故御天下数百年而不懈堕。善御马者,正衔勒,齐辔筴,均马力,和马心,故口无声,手不摇,筴不用,而马为行也。善御民者,正其德法、饬其官而均民力,和民心,故听言不出于口,刑不用而民治,是以民德美之。《盛德》
  
  1030、不能御民者,弃其德法,譬犹御马弃衔勒,而专以筴御马,马必伤,车必败。无德法而专以刑法御民,民心走,国必亡。《盛德》
  
  1031、富贵者,观其礼施也;贫穷者,观其有德守也;嬖宠者,观其不骄奢也;隐约者,其观其不慑惧也。《文王官人》
  
  1032、其少观其恭敬好学而能弟也,其壮观其洁廉务行而胜其私也,其老观其意宪慎、强其所不足而不逾也。《文王官人》
  
  1033、父子之间,观其孝慈也;兄弟之间,观其和友也;君臣之间,观其忠惠也;乡党之间,观其信惮也。 《文王官人》
  
  1034、省其居处,观其义方;省其丧哀,观其贞良;省其出入,观其交友;省其交友,观其任廉。《文王官人》
  
  1035、考之,以观其信;挈之,以观其知;示之,难以观其勇;烦之,以观其治;淹之,以利以观其不贪,蓝之以乐,以观其不宁,喜之以物,以观其不轻;怒之,以观其重;醉之,以观其不失也;纵之,以观其常;远使之,以观其不贰;迩之以,观其不倦;探取其志,以观其情;考其阴阳,以观其诚;覆其微言,以观其信;曲省其行,以观其备成。《文王官人》
  
  1036、方与之言,以观其志。志殷如深,其气宽以柔,其色俭而不谄,其礼先人,其言后人,见其所不足,曰日益者也。如临人以色,高人以气,贤人以言,防其不足,伐其所能,曰日损者也。其貌直而不侮,其言正而不私,不饰其美,不隐其恶,不防其过,曰有质者也。其貌固呕,其言工巧,饰其见物,务其小征,以故自说,曰无质者也。喜怒以物而色不作;烦乱之而志不营;深道以利而心不移;临慑以威而气不卑,曰平心而固守者也。喜怒以物而变易知,烦乱之而必不裕,示之以利而易移,临慑以威而易慑,曰鄙心而假气者也。 《文王官人》
  
  1037、华如诬,巧言、令色、足恭一也,皆以无为有者也。《文王官人》
  
  1038、以其见,占其隐;以其细,占其大;以其声,处其气。《文王官人》
  
  1039、政善则民说,民说则归之如流水,亲之如父母。《小辨》
  
  1040、圣人之用兵,以禁残止暴于天下也。及后世贪者之用兵也,以刈百姓危国家也。《用兵》
  
  《论语》
  
  1041、道千乘之国。敬事而信,节用而爱人,使民以时。《学而》
  
  1042、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众星共之。《为政》
  
  
  1043、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无耻;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。《为政》
  
  1044、举枉错诸直,则民不服。《为政》
  
  1045、临之以庄,则敬;孝慈,则忠;举善而教不能,则劝。《为政》
  
  1046、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。《八佾》
  
  1047、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《泰伯》
  
  1048、听讼,吾犹人也。必也使无讼乎!《颜渊》
  
  1049、政者正也。子帅以正,孰敢不正?《颜渊》
  
  
  1050、君子之德风,小人之德草,草上之风必偃。《颜渊》
  
  1051、名不正,则言不顺;言不顺,则事不成;事不成,则礼乐不兴;礼乐不兴,则刑罚不中;刑罚不中,则民无所错手足。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,言之必可行也。君子于其言,无所苟而已矣。《子路》
  
  1052、上好礼,则民莫敢不敬;上好义,则民莫敢不服;上好信,则民莫敢不用情。《子路》
  
  1053、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。《子路》
  
  1054、苟正其身矣,于从政乎何有?不能正其身,如正人何?《子路》
  
  1055、近者悦,远者来。《子路》
  
  1056、无欲速,无见小利。欲速,则不达;见小利,则大事不成。《子路》
  
  1057、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二不和。《子路》
  
  1058、以不教民战,是谓弃之。《子路》
  
  1069、无为而治者,其舜也与!夫何为哉?恭己正南面而已矣。《卫灵公》
  
  1060、众恶之,必察焉;众好之,必察焉。《卫灵公》
  
  1061、有国有家者,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贫而患不安。《季氏》
  
  《孟子》
  
  1062、域民不以封疆之界,固国不以山谿之险,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。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。寡助之至,亲戚畔之;多助之至,天下顺之。《公孙丑下》
  
  1063、上有好者,下必有甚焉者矣。君子之德,风也;小人之德,草也;草上之风必偃。《滕文公上》
  
  1064、分人以财,谓之惠;教人以善,谓之忠;为天下得人者,谓之仁。是故以天下与人易,为天下得人难。《滕文公上》
  
  1065、爱人不亲反其仁,治人不治反其智。礼人不答反其敬。行有不得者,皆反求诸己,其身正而天下归之。《离娄上》
  
  1066、人必自侮,然后人侮之;家必自毁,而后人毁之;国必自伐,而后人伐之。《离娄上》
  
  1067、桀纣之失天下,失其民也;失其民者,失其心也。得天下有道,得其民,斯得天下矣;得其民有道,得其心,斯得民矣;得其心有道,所欲与之聚之,所恶勿施尔也。《离娄上》
  
  1068、存乎人者,莫良于眸子,眸子不能掩其恶。胸中正,则眸子瞭焉;胸中不正,则眸子眊焉。听其言也,观其眸子,人焉廋哉?《离娄上》
  
  1069、为政者,每人而悦之,日亦不足矣。《离娄上》
  
  1070、用下敬上,谓之贵贵;用上敬下,谓之尊贤。贵贵尊贤,其义一也。《万章下》
  
  1071、以佚道使民,虽劳不怨;以生道杀民,虽死不怨杀者。《尽心上》
  
  1072、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《民心下》
  
  《韩诗外传》
  
  1073、传曰:水浊则鱼喁,令苛则民乱,城削则崩,岸峭则陂。故吴起削刑而车裂,商鞅峻法而支解。治国者譬若乎张琴然,大弦急则小弦绝矣。故急辔御者、非千里之御也。有声之声,不过百里;无声之声,延及四海。故禄过其功者削,名过其实者损,情行合名,祸福不虚至矣。《卷一》
  
  1074、惟其无为,能长生久视而无累于物矣。《卷一》
  
  1075、夫霜雪雨露,杀生万物者也;天无事焉,犹之贵天也。执法厌文,治官治民者、有司也;君无事焉,犹之尊君也。夫辟土殖谷者后稷也,决江流河者禹也,听狱执中者皋陶也,然而圣后者尧也。故有道以御之,身虽无能也,必使能者为己用也。无道以御之,彼虽多能,犹将无益于存亡矣。《卷二》
  1076、上之人所遇,色为先,声音次之,事行为后。故望而宜为人君者容也,近而可信者色也,发而安中者言也,久而可观者行也。故君子容色,天下仪象而望之《卷二》
  
  1077、原天命,治心术,理好恶,适情性,而治道毕矣。原天命则不惑祸福,不惑祸福则动静修;治心术则不妄喜怒,不妄喜怒则赏罚不阿;理好恶则不贪无用,不贪无用则不害物性;适情性则不过欲,不过欲则养性知足。四者不求于外,不假于人,反诸已而存矣。《卷二》
  
  1078、天设其高,而日月成明;地设其厚,而山陵成名;上设其道,而百事得序。《卷五》
  
  《春秋繁露》
  
  1079、明王视于冥冥,听于无声,天覆地载,天下万国莫敢不悉靖其职,受命者,不示臣下以知之至也.故道同则不能相先,情同则不能相使,此其教也。由此观之,未有去人君之权能制其势者也,未有贵贱无差能全其位者也,故君子慎之。《王道六》
  
  1080、天高其位而下其施,藏其形而见其光。高其位,所以为尊也;下其施,所以为仁也。藏其形,所以为神;见其光,所以为明。故位尊而施仁,藏神而见光者,天之行也。故为人主者,法天之行,是故内深藏,所以为神;外博观,所以为明也;任群贤,所以为受成,乃不自劳于事,所以为尊也;泛爱群生,不以喜怒赏罚,所以为仁也。故为人主者,以无为为道,以不私为宝,立无为之位,而乘备具之官。足不自动,而相者导进,口不自言,而摈者赞辞,心不自虑,而群臣效当,故莫见其为之而功成矣,此人主所以法天之行也。《离合根十八》
  
  1081、君人者,国之元。发言动作,万物之枢机。枢机之发,荣辱之端也。失之豪厘,驷不及追。故为人君者,谨本详始,敬小慎微,志如死灰,形如委衣,安精养神,寂寞无为,休形无见影,掩声无出响,虚心下士,观来察往,谋于众贤,考求众人,揜累日积久,何功不成?《立元神第十九》
  
  1082、天积众精以自刚,圣人积众贤以自强;天序日月星辰以自光,圣人序爵禄以自明。天所以刚者,非一精之力;圣人所以强者,非一贤之德也。故天道务盛其精,圣人务众其贤。《立元神第十九》
  
  1083、为人君者,其要贵神。神者,不可得而视也,不可得而听也。是故视而不见其形,听而不闻其声。声之不闻,故莫得其响,不见其形,故莫得其影。莫得其影,则无以曲直也;莫得其响,则无以清浊也;无以曲直,则其功不可得而败,无以清浊,则其名不可得而度也。所谓不见其形者,非不见其进止之形也,言其所以进止不可得而见也;所谓不闻其声者,非不闻其号令之声也,言其所以号令不可得而闻也。不见不闻,是谓冥昏,能冥则明,能昏则彰,能冥能昏,是谓神。《立元神第十九》
  
  1084、为人君者,居无为之位,行不言之教。寂而无声,静而无形。执一无端,为国源泉。因国以为身,因臣以为心。《保位权第二十》
  
  《管子》
  
  1085、仓廪实则知礼节,衣食足则知荣辱。《牧民》
  
  1086、顺民之经,在明鬼神,祗山川,敬宗庙,恭祖旧。不明鬼神,则陋民不悟;不祗山川,则威令不闻;不敬宗庙,则民乃上校;不恭祖旧,则孝悌不备。《牧民》
  
  1087、民恶忧劳,我佚乐之;民恶贫贱,我富贵之;民恶危坠,我存安之;民恶灭绝,我生育之。能佚乐之,则民为之忧劳;能富贵之 ,则民为之贫贱;能存安之,则民为之危坠;能生育之,则民为之灭绝。故知予之为取者,政之宝也。《牧民》
  
  1088、错国于不倾之地者,授有德也。《牧民》
  
  1089、天下不患无臣,患无君以使之。《牧民》
  
  1090、吝于财者失所亲,信小人者失士。《牧民》
  
  1091、訾讆之人,勿与任大。譕臣者,可以远举;顾忧者,可与致道。《形势》
  
  1092、衣冠不正,则宾者不肃; 进退无仪,则政令不行。且怀且威,则君道备矣。《形势》
  
  1093、莫乐之,则莫哀之;莫生之,则莫死之。《形势》
  
  1094、得天之道,其事若自然;失天之道,虽立不安。其道既得,莫知其为之;其功既成,莫知其释之。藏之无形,天之道也。《形势》
  
  1095、君之所审者三:一曰德不当其位;二曰功不当其禄;三曰能不当其官。此三本者,治乱之原也。故国有德义未明於朝者,则不可加於尊位;功力未见于国者,则不可授与重禄;临事不信於民者,则不可使任大官。《立政》
  
  1096、度爵而制服,量禄而用财。虽有贤身贵体,毋其爵,不敢服其服;虽有富家多资,毋其禄,有敢用其财。《立政》
  
  1097、一国之人,不可以皆贵。皆贵,则事不成而国不利也。为事之不成,国之不利也,使无贵者,则民不能自理也。是故辨于爵列之尊卑,则知先后之序、贵贱之义矣。《乘马》
  
  1098、智者知之,愚者不知,不可以教民;巧者能之,拙者不能,不可以教民。《乘马》
  
  1099、实也,诚也,厚也,施也,度也,恕也,、谓之心术;刚柔也,轻重也,大小也,实虚也,远近也,多少也,谓之计数。布令必行,不知心术不可;举事必成,不知计数不可。《七法》
  
  1100、威伤则重在下,重在下则令不行。《七法》
  
  1101、遍知天下,而不明于机数,不能正天下。遍知天下,审御机数,则独行而无敌矣。《七法》
  
  1102、举所美,必观其所终;废所恶,必计其所穷。《版法》
  
  1103、取人以己,成事以质。《版法》
  
  1104、修长在乎任贤,高安在乎同利。《版法》
  
  1105、民必得其所欲,然后听上;听上,然后政可善为也。《五辅》
  
  1106、圣人博闻多见,畜道以待物。《宙合》
  
  1107、奋盛,苓落也。盛而不落者,未之有也。故有道者,不平其称,不满其量,不依其乐,不致其度。《宙合》
  
  1108、所贤美于圣人者,以其与变随化也。《宙合》
  
  1109、苟大意得,不以小缺为伤。千里之路,不可扶以绳;万家之都,不可平以准。言大人之行,不必以先帝常义立之谓贤。故为上者之论其下也,不可以失此术也。《宙合》
  
  1110、辩于一言,察于一治,攻于一事者,可以曲说,而不可以广举。圣人由此知言之不可兼也,故博为之治而计其意;知事之不可兼也,故名为之说而况其功。《宙合》
  
  1111、周者,不出于口,不见于色,一龙一蛇,一日五化之为周。《枢言》
  
  1112、釜鼓满,则人概之;人满,则天概之;故先王不满也。《枢言》
  
  1113、贱固事贵,不肖固事贤。贵之所以能成其贵者,以其贵而事贱也;贤之所以能成其贤者,以其贤而事不肖也。恶者,美之充也;卑者,尊之充也;贱者,贵之充也。故先王贵之。《枢言》
  
  1114、奸邪之所生,生于匮不足;匮不足之所生,生于侈,侈之所生,生于毋度。鼓曰:审度量,节衣服,俭财用,禁侈泰,为国之急也。《八观》
  
  1115、圣人之治人也,不贵其人博学也,欲其人之和同以听令也。《法禁》
  
  1116、凡君子之重器,莫重于令。令重则君尊,君尊则国安;令轻则君卑,君卑则国危。故安国在乎尊君,遵君在乎行令,行令在乎严罚。罚严令行,则百吏皆恐;罚不行,令不行,则百吏皆喜。故明君察于治民之本,本莫要于令。《重令》
  
  1117、天道之数,至则反,盛则衰;人心之变,有余则骄,骄则缓怠。《重令》
  
  1118、闻贤而不举,殆;闻善而不索,殆;见能而不使,殆;亲人而不固,殆;同谋而离,殆;危人而不能,殆;废人而复起,殆;可而不为,殆;足而不施,殆;机而不密。殆。《法法》
  
  1119、人主不周密,则正言直行之士危,正言直行之士危,则人主孤而毋内;人主孤而毋内,则人臣党而成群。使人主孤而毋内,人臣党而成群者,此非人臣之罪也,人主之过也。《法法》
  
  1120君有三欲于民,三欲不节,则上位危。三欲者何也?一曰求,二曰禁,三曰令。求必欲得,禁必欲止,令必欲行。求多者,其得寡;禁多者,其止寡;令多者,其行寡。求而不得,则威日损;禁而不止,则刑罚侮;令而不行,则下凌上。故未有能多求而多得者也,未有能多禁而多止者也,未有能多令而多行者也。故曰:上苛而下不听。《法法》
  
  1121、民未尝可与虑始,而可与乐成功。是故仁者、知者、有道者,不与大虑始。《法法》
  
  1122、令重于宝,社稷先于亲戚;法重于民,威权贵于爵禄。故不为重宝轻号令,不为亲戚后社稷,不为爱民枉法律,不为爵禄分威权。故曰:势非所以予人也。《法法》
  
  1123、政者,正也。正也者,所以正定万物之命也。是故圣人精德立中以生正,明正以治国。故正者所以止过而逮不及也。《法法》
  
  1124、规矩者,方圜之正也,虽有巧目利手,不如拙规矩之正方圜也。故巧者能生规矩,不能废规矩而正方圜。虽圣人能生法,不能废法而治国。《法法》
  
  1125、舜之有天下也,禹为司空,契为司徒,皋陶为李,后稷为田。此四士者,天下之贤人也,犹尚精一德以事其君。今诬能之人,服事任官,皆兼四贤之能。自此观之,功名之不立,亦易知也。《法法》
  
  1126、持社稷宗庙者,不让事,不广闲。《大匡》
  
  1127、管仲会国用乏,三分二在宾客,其一在国。《中匡》
  
  1128、举贤良而后可以废慢法鄙贱之民,是故先王必有置也,而后必有废也。《中匡》
  
  1129、人君唯优与不敏为不可。优则亡众,不敏不及事。《小匡》
  
  1130、争天下者,必先争人。明大数者得人,审小计者失人。《霸言》
  
  1131、以天下之财,利天下之人,以明威之振。《霸言》
  
  1132、夫权者,神圣之所资也;独明者,天下之利器也;独断者,微密之营垒也;此三者,圣人之所则也。《霸言》
  
  1133、圣人畏微,而愚人畏明。圣人之憎恶也内,愚人之憎恶也外。《霸言》
  
  1134、主尊臣卑,上威下敬,令行人服,理之至也。夫令不高不行,不抟不听。《霸言》
  
  1135、立政出令,用人道;施爵禄,用地道;举大事,用天道。《霸言》
  
  1136、夫抟国不在敦古,理世不在善政,霸王不在成曲。《霸言》
  
  1137、圣人上德而下功,尊道而贱物。道德当身,不以物惑。《戒》
  
  1138、所以谓德者,不动而疾,不相告而知,不为而成,不召而至,是德也。故天不动,四时云下而万物化;君不动,政令陈下而万功成;心不动,使四肢耳目,而万物情。《戒》
  
  1139、寡交多亲,谓之知人;寡事成功,谓之知用;闻一言以贯万物,谓之知道。《戒》
  
  1140、为人君者,修官上之道,而不言其中;为人臣者,比官中之事,而不言其外。《君臣上》
  
  1141、天有常象,地有常形,人有常礼。一设而不更,此谓三常。兼而一之,人君之道也;分而职之,人臣之事也。君失其道,无以有其国;臣失其事,无以有其位。《君臣上》
  
  1142、论材量能,谋德而举之,上之道也;专意一心,守职而不劳,下之事也。为人君者,下及官中之事,则有司不任;为人臣者,上共专于上,则人主失威。是故有道之君,正其德以莅民,而不言官上之道:管理众官之道。智能聪明。智能聪明者,下之职也;所以用智能聪明者,上之道也。上之人明其道,下之人守其职,上下之分不同任,而复合为一体。是故知善,人君也;身善,人役也。《君臣上》
  
  1143、为人君者,坐万物之原而官诸生之职者也。选贤论材,而待之以法。举而得其人,坐而收其福,不可胜收也。《君臣上》
  
  1144、土及下之事,谓之矫;下及上之事,谓之胜。为上而矫,悖也;为下而胜,逆也。《君臣上》
  
  1145、道也者,万物之要也。为人君者,执要而待之,则下虽有奸伪之心,不敢杀也。夫道者虚设,其人在则通,其人亡则塞者也。《君臣上》
  
  1146、官人不官,事人不事,独立而无稽者,人主之位也。《君臣上》
  
  1147、虽有明君,百步之外,听而不闻;间之堵墙,窥而不见也。而名为明君者,君善用其臣,臣善纳其忠也。《君臣上》
  
  1148、始于患者不与其事,亲其事者不规其道。是以为人上者患而不劳也,百姓劳而不患也。君臣上下之分素,则礼制立矣。《君臣下》
  
  1149、主劳者方,主制者圆。圆者运,运者通,通则和。方者执,执者固,固者信。君以利和,臣以节信,则上下无邪矣。故曰:君人者制仁,臣人者宁信,此言上下之礼也。《君臣下》
  
  1150、威无势也,无所立。《君臣下》
  
  1151、身不善之患,毋患人莫己知。丹青在山,民知而取之;美珠在渊,民知而取之。是以我有过为,而民毋过命。民之观也察矣,不可遁逃,故先王畏民。《小称》
  
  1152、善罪身者,民不得罪也;不能罪身者,民罪之。《小称》
  
  1153、政教相似而殊方。《侈靡》
  
  1154、水平而不流,无源则速竭;云平而雨不甚,无委云,雨则速己。政平而无威,则不行;爱而无亲,则流。《侈靡》
  
  1155、敬祖祢,尊始也;尊天地之理,所以论威也。《侈靡》
  
  1156、必辨于天地之道,然后功名可以植;辨于地利,而民可富;通于侈靡,而士可戚。《侈靡》
  
  1157、为国者反民性,然后可以与民戚。民欲佚而教以劳,民欲生而教以死。劳教定而国富,死教定而威行。《侈靡》
  
  1158、天地不可留,故动,化故从新。是故得天者,高而不崩;得人者,卑而不可胜。《侈靡》
  
  1159、大道可安而不可说。《心术上》
  
  1160、心之在体,君之位也。九窍之有职,官之分也。心处其道,九窍循理。嗜欲充益,目不见色,耳不闻声。故曰:上离其道,下失其事。毋代马走,使尽其力;毋代鸟飞,使弊其羽冀;毋先物动,以观其则。动则失位,静乃自得。《心术上》
  
  1161、虚无无形谓之道,化育万物谓之德,君臣父子人间之事谓之义,登降揖让、贵贱有等、亲疏之体谓之礼。《心术上》
  
  1162、天曰虚,地曰静,乃不伐。《心术上》
  
  1163、必知不言无为之事,然后知道之纪。殊形异势,不与万物异理,故可以为天下始。《心术上》
  
  1164、有道之君,其处也若无知,其应物也若偶之,静因之道也。《心术上》
  
  1165、心术者,无为而制窍者也。《心术上》
  
  1166、无为之道,因也。因也者,无益无损也。《心术上》
  
  1167、执一之君子,执一而不失,能君万物。《心术下》
  
  1168、天不为一物枉其时,明君圣人亦不为一人枉其法。《白心》
  
  1169、思索精者明益衰,德行修者王道狭。卧名利者写生危,知周于六合之内者,吾知生之有为阻也。持而满之,乃其殆也;名满天下,不若其己也;名进而身退,天之道也。满盛之国,不可以仕任;满盛之家,不可以嫁子;骄据傲暴之人,不可与交。《白心》
  
  1170、卑也者,道之室,王者之器也。《水地》
  
  1171、成功之道,赢缩为宝。事若未成,毋改其形,毋失其始。《势》
  
  1172、圣君任法而不任智,任数而不任说,任公而不任私,任大道而不任小物,然后身佚而天下治。《任法》
  
  1173、君臣者,天地之位也;民者,众物之象也。各立其所职以待君令,群臣百姓安得各用其心而立私乎?故遵主令而行之,虽有伤败,无罚;非主令而行之,虽有功利,罪死。《任法》
  
  1174、所谓治国者,主道明也;所谓乱国者,臣术胜也。夫尊君卑臣,非计亲也,以势胜也。《明法》
  
  
  1175、主释法而以誉进能,则臣离上而下比周矣。以党举官,则民务交而不求用矣。《明法》
  
  1176、为人君者,莫责于胜。所谓胜者,法立令行之谓胜。法立令行,故群臣奉法宁职,百官有常。法不繁匿,万民敦忿,反本而俭力。故赏必足以使,威必足以胜,然后下从。《正世》
  
  
  1177、凡治国之道,必先富民。民富则易治也,民贫则难治也。奚以知其然耶?民富,则安乡重家;安乡重家,则敬上畏罪;敬上畏罪,则易治也。民贫,则危乡轻家;危乡轻家,则敢陵上犯禁;陵上犯禁,则难治也。故治国常富,而乱国常贫。是以善为国者,必先富之,然后治之。《治国》
  
  
  1178、道也者,口之所不能言也,目之所不能视也.耳之所不能听也,所以修心而正形也。《内业》
  
  1179、天主正,地主平,人主安静。春秋冬夏,天之时也;山陵川谷,地之枝也;喜怒取予,人之谋也。是故圣人与时变而不化,从物而不移。能正能静,然后能定。定心在中,耳目聪明,四枝坚固,可以为精舍。《内业》
  
  1180、执一不失,能君万物;君子使物,不为物使。《内业》
  
  1181、凡道必周必密,必宽必舒,必坚必固。《内业》
  
  1182、夫法者,所以兴功惧暴也;律者,所以定分止争也;令者,所以令人知事也。法律政令者,吏民规矩绳墨也。夫矩不正,不可以求方;绳不信,不可以求直。法令者,君臣之所共立也;权势者,人主之所独守也。故人主失守则危,臣吏失守则乱。罪决于吏则治,权断于主则威,民信其法则亲。是故明王审法慎权,下上有分。《七臣七主》
  
  1183、夫众人者,多营于物,而苦其力,劳其心,故困而不赡。《禁藏》
  
  1184、安徐而静,柔节先定,虚心平意以待须。《九守》
  
  1185、目贵明,耳贵聪,心贵智。以天下之目视,则无不见也;以天下之耳听,则无不闻也;以天下之心虑,则无不知也。辐凑并进,则明不塞矣。《九守》
  
  1186、听之术曰:勿望而距,勿望而许。许之则失宁,距之则闭塞。高山仰之,不可极也;深渊度之,不可测也;神明之德,正静其极也。《九守》
  
  1187、心不为九窍,九窍治;君不为五官,五官治。为善者,君予之善;为非者,君予之罚。君因其所以来,因而予之,则不劳矣。圣人因之,故能掌之;因之修理,故能长久。《九守》
  
  1188、人主不可不周。人主不周,则群臣下乱。寂乎其无端也,外内不通,安知所怨?关閈不开,善否无原。《九守》
  
  1189、主者,人之所仰而生也。能宽裕纯厚而不苛忮,则民人附。《形势解》
  
  1190、人主,天下之有威者也。得民则威立,失民则威废。《形势解》
  
  1191、人主,天下之有势者也。深居则人畏其势。人主去其门而迫于民,则民轻之而傲其势。《形势解》
  
  1192、天之裁大,故能兼覆万物;地之裁大,故能兼载万物;人主之栽大,故容物多而众人得比焉。《形势解》
  
  1193、海不辞水,故能成其大;山不辞土石,故能成其高;明主不厌人,故能成其众。《形势解》
  
  1194、明主之官物也,任其所长,不任其所短。故事无不成,而功无不立。《形势解》
  
  1195、人主之所以制臣下者,威势也。故威势在下,则主制于臣;威势在上,则臣制于主。威势独在于主而不与臣共。《明法解》
  
  《晏子春秋》
  
  1196、先王之立爱,以劝善也;其立恶,以禁暴也。昔者三代之兴也,利于国者爱之,害于国者恶之,故明所爱而贤良众,明所恶而邪僻灭。是以天下治平,百胜和集。《谏上》
  
  1197、财屈力竭,下无以亲上;骄泰奢侈,上无以亲下。上下交离,君臣无亲,此三代之所以衰也。《谏上》
  
  1198、国有三不祥:有贤而不知,一不祥;知而不用,二不祥;用而不任,三不祥也。《谏下》
  
  1199、夫礼者,民之纪,纪乱则民失。乱纪失民,危道也。《谏下》
  
  1200、合升千之微,以满仓凛;合疏缕之绨,以成帏幕。太山之高,非一石也,累卑然后高。夫治天下者,非用一士之言也。固有受而不用,恶有拒而不受者哉?《谏下》
  
  1201、明君必务正其治,以事利民,然后子孙享之。《谏下》
  
  1202、古之人君,其宫室节,不侵生民之居;台榭俭,不残死人之墓。《谏下》
  
  1203、为政尚相利,故下不以相害;行教尚相爱,故民不以相恶为名。《问上》
  
  1204、昔三代之兴也,谋必度其义,事必因于民。《问上》
  
  1205、通则视其所举,穷则视其所不为,富则视其所不取。夫上士,难进而易退也;其次,易进易退也;其下,易进难退也。以此数物者取人,其可乎!《问上》
  
  1206、为君节养其余以顾民,则君尊而民安;为臣忠信而无逾职业,则事治而身荣。《问上》
  
  1207、为政何患?患善恶之不分。《问上》
  
  1208、羞问之君,不能保其身。《问上》
  
  1209、其政任贤,其行爱民;其取下节,其自养俭;在上不犯下,在治不傲穷;从邪害民者有罪,进善举过者有赏。其政刻上而饶下,赦过而救穷;不因喜而加赏,不因怒以加罚;不从欲以劳民,不修怒而危国。上无骄行,下无谄德;上无私义,下无窃权;上无朽蠹之藏,下无冻馁之民;不事骄行而尚同,其民安乐而尚亲;贤君之治国如此。《问上》
  
  1210、古者百里而异习,千里而殊俗,故明王修道,一民同俗。上爱民为法,下相亲为义,是以天下不相遗,此明王教民之理也。《问上》
  
  1211、地不同生,而任之以一种,责其俱生不可得。人不同能,而任之以一事,不可责遍成。责焉无已,智者有不能给;求焉无餍,天地有不能赡也。故明王之任人,谄谀不迩乎左右,阿党不治乎本朝。任人之长,不强其短;任人之工,不强其拙,此任人之大略也。《问上》
  
  1212、节欲则民富,中听则民安。《问下》
  
  1213、意莫高于爱民,行莫厚于乐民。《问下》
  
  1214、顺爱不懈,可以使百姓;强暴不忠,不可以使一人。《问下》
  
  《墨子》
  
  1215、入国而不存其士,则亡国矣;见贤而不急,则缓其君矣。非贤无急,非士无与虑国。缓贤忘士,而能以其国存者,未曾有也。《亲士》
  
  1216、太上无败,其次败而有以成,此之谓用民。《亲士》
  
  1217、非无安居也,我无安心也;非无足财也,我无足心也。《亲士》
  
  1218、为其所难者,必得其所欲焉;未闻为其所欲,而免其所恶者也。《亲士》
  
  1219、逼臣伤君,谄下伤上。君必有弗弗之臣,上必有詻詻之下。《亲士》
  
  1220、今有五锥,此其铦,铦者必先挫;有五刀,此其错,错者必先靡。是以甘井近竭,乔木近伐,灵龟近灼,神蛇近暴。是故比干之殪,其抗也;孟贲之杀,其勇也;西施之沉,其美也;吴起之裂,其事也;故彼人者,寡不死其所长。故曰:太盛难宁也。《亲士》
  
  1221、虽有贤君,不爱无功之臣;虽有慈父,不爱无益之子。是故不胜其任而处其位,非此位之人也;不胜其爵而处其禄,非此禄之主也。《亲士》
  
  1222、良弓难张,然可以及高入深;良马难乘,然可以任重致远;良才难令,然可以致君见尊。是故江河不恶小谷之满己也,故能大。圣人者,事无辞也,物无违也,故能为天下器。《亲士》
  
  1223、江河之水,非一川之源也;千镒之裘,非一孤之白也。夫恶有同方取、不取不同而己者乎?盖非兼王之道也。《亲士》
  
  1224、善为君者,劳于论人而佚于治官。不能为君者,伤形费神,愁心劳意,然国逾危,身逾辱。《所染》
  
  1225、财不足,则反之时;食不足,则反之用。故先民以时生财,固本而节用,则财足。《七患》
  
  1226、俭节则昌,淫佚则亡。夫妇节而天地和,风雨节而五谷孰,衣食节而肌肤和。《辞过》
  
  1227、古者圣王之为政,列德而尚贤。虽在农与工肆之人,有能则举之。高予之爵,重予之禄,任之以事,断予之令。曰:爵位不高,则民弗敬;蓄禄不厚,则民不信;政令不断,则民不畏。举三者授之贤者,非为贤赐也,欲其事之成故也。当是时,以德就列,以官服事,以劳殿赏,量功而分禄。故官无常责,而民无终贱,有能则举之,无能则下之,举公义,辟私怨。《尚贤上》
  
  1228、贪于政者,不能分人以事;厚于货者,不能分人以禄。《尚贤中》
  
  1229、古者之置正长也,将以治民也。譬之若丝缕之有纪而周署之有纲也,将以连收天下,禁其淫暴,而一同其义也。《尚同中》
  
  1230、古者上帝鬼神之建设国都立正长也,非高其爵,厚其禄,富贵佚而错之也,将以为万民兴利除害、富贫众寡、安危治乱也。《尚同中》
  
  1231、夫唯能使人之耳目助己视听,使人之吻助己言谈,使人之心助己思虑,使人之股肱助己动作。助之视听者众,则其所闻见远矣;助之言谈者众,则其德音之所抚循者博矣;助之思虑者众,则其谋度速得矣;助之动作者众,则其举事速成矣。《尚同中》
  1232、圣人之拊覆也,仁而无利爱。《大取》
  
  《商君书》
  
  1233、疑行无成,疑事无功。《更法》
  
  1234、有高人之行者,固见负于世;有独知之虑者,必见骜于民。《更法》
  
  1235、拘礼之人,不足与言事;制法之人,不足与论变。《更法》
  
  1236、圣人明君者,非能尽其万物也,知万物之要也。故其治国也,察要而己矣。《农战》
  
  1237、国富则淫,淫则有虱,有虱则弱。《说民》
  
  1238、农则朴,朴则安其居而恶出。《说民》
  
  1239、有土者,不可以言贫;有民者,不可以言弱。地诚任,不患无财;民诚用,不畏强暴。《错法》
  
  1240、兵起而程敌之,政不若者勿与战,食不若者勿与久。敌众勿为客,敌尽不如击之勿疑。故曰:兵大律在谨。《战法》
  
  1241、凡人臣之事君也,多以主所好事君。君好法也,则臣以法事君;君好言也,则臣以言事君。《修权》
  
  1242、圣人有必信之性,又有使天下不得不信之法。《画策》
  
  1243、国皆有法,而无使法必行之法;国皆有禁奸邪、刑盗贼之法,而无使奸邪盗贼必得之法。《画策》
  
  1244、圣人为法,必使之明白易知。《定分》
  
  《慎子》
  
  1245、古者立天子而贵之者,非以利一人也。曰:天下无一责,则理无由通,通理以为天下也。《威德》
  
  1246、天道因则大,化则细。因也者,因人之情也。人莫不自为也,化而使之为我,则莫可得而用矣。是故先王见不受禄者,不臣;禄不厚者,不与入难。《因循》
  
  1247、大君者,太上也,兼畜下者也。下之所能不同,而皆上之用也。是以大君因民之能为资,尽包而畜之,无能去取焉。是故不设一方以求于人,故所求者无不足也。大君不择其下,故足;不择其下,则易为下矣。易为下,则民莫不容;莫不容,故多下;多下之谓大上。《民杂》
  
  1248、君臣之道,臣事事而君无事,君逸乐而臣任劳。臣尽智力以善其事,而君无与焉,仰成而已,故事无不治,治之正道然也。人君自任,而务为善以先天下,则是代下负任蒙劳也,臣反逸矣。故曰:君人者好为善以先下,则下不敢与君争为善以先君矣。皆私其所知以自覆掩,有过则臣反责君,逆乱之道也。《民杂》
  
  1249、君之智,未必最贤于众也。以未最贤而欲以善尽被下,则不赡矣。若使君之智最贤,以一君而尽赡下则劳,劳则有倦,倦则衰,衰则复反于不赡之道也。是以人君自任而躬事,则臣下不事事,是君臣易位也。谓之倒逆,倒逆则乱矣。《民杂》
  
  《老子》
  
  1250、圣人处无为之事,行不言之教,万物作焉而不辞,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功成而弗居。夫唯弗居,是以不去。《二章》
  
  1251、圣人之治,虚其心,实其腹,弱其志,强其骨。常使民无知无欲,使夫智者不敢为也。为无为,则无不治。《三章》
  
  1252、多言数穷,不如宁中。《五章》
  
  1253、天长地久。天地所以能长久者,以其不自生,故能长生。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,外其身而身存。非以其无私邪?故能成其私。《七章》
  
  1254、圣人抱一,为天下式。不自见,故明;不自是,故彰;不自伐,故有功;不自矜,故长。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古之所谓“曲则全”者,岂虚言哉?诚全而归之。《二十二章》
  
  1255、柔弱胜刚强。鱼不可脱于渊,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。《三十六章》
  
  1256、道常无为而无不为。侯王若能守之,万物将自化。《三十七章》
  
  1257、贵以贱为本,高以下为基。是以侯王自谓孤寡不谷,此非以贱为本邪?《三十九章》
  
  1258、天下之至柔,驰骋天下之至坚,无有入无间,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。不言之教,无为之益,天下希及之。《四十三章》
  
  1259、不出户,知天下;不窥牖,见天道。其出弥远,其知弥少。是以圣人不行而知,不见而明,不为而成。《四十七章》
  
  1260、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。损之又损,以至于无为。无为而无不为。《四十八章》
  
  1281、丘山积卑而为高,江河合水而为大,大人合并而为公。《则阳》
  
  《列子》
  
  1282、治大者不治细,成大功者不成小。《杨朱》
  
  1283、贤者任人,故年老而不衰,智尽而不乱。故治国之难,在于知贤,而不在自贤。《说符》
  
  1284、圣人恃道化而不恃智巧。《说符》
  
  《鹃冠子》
  
  1285、天下之事,非一人之所能独知也;海水广大,非独仰一川之流也。是以明主之治世也,急于求人,弗独为也。《道瑞》
  
  1286、进贤受上赏,则下不相蔽。《道瑞》
  
  1287、仁者,君之操也;义者,君之行也;忠者,君之政也;信者,君之教也;圣人者,君之师傅也。君道知人,臣术知事。《道瑞》
  
  1288、富者观其所予,足以知仁;贵者观其所举,足以知忠;贫者观其所不取,足以知廉;贱者观其所不为,足以知贤。《道瑞》
  
  1289、无道之君,任用么么,动即烦浊;有道之君,任用俊雄,动则明白。《道瑞》
  
  1290、贤君循成法,后世久长;惰君不从,当世灭亡。《道瑞》
  
  129、兵者,百岁不一用,然不可一日忘也。《近迭》
  
  1291、择人而用之者王,用人而择之者亡。《近迭》
  
  1292、法者,使去私就公。《度万》
  
  1293、影则随形,响则应声,故形声者,天地之师也。《泰录》
  
  1294、一目之罗,不可以得雀;笼中之乌,空窥不出。《世兵》
  
  1295、众人唯唯,安定裤福;忧喜聚门,吉凶同域;失反为得,成反为败。《世兵》
  
  1296、天高而可知,地大而可宰。《备知》
  
  
  《尹文子》
  
  1297、道不足以治,则用法;法不足以治,则用术;术不足以治,则用权;权不足以治,则用势。势用则反权,权用则反术,术用则反法,法用则反道,道用则无为而自治。《大道上》
  
  1298、术者,人君之所密用,群下不可妄窥;势者,制法之利器,群下不可妄为。《大道上》
  
  1299、天下万事,不可备能。责其备能于一人,则贤圣其犹病诸。《大道上》
  
  1300、所贵圣人之治,不贵其独治,贵其能与众共治;贵工倕之巧,不贵其独巧,贵其能与众共巧也。令世之人,行欲独贤,事欲独能,辩欲出群,勇欲绝众。独行之贤,不足以成化;独能之事,不足以周务;出群之辩,不可为户说;绝众之勇,不可与征阵。凡此四者,乱之所由生。是以圣人任道以夷其险,立法以理其差,使贤愚不相弃,能鄙不相遗。能鄙不相遗,则能鄙齐功;贤愚不相弃,则贤愚等虑;此至治之术也。《大道上》
  
  1301、圆者之转,非能转而转,不得不转也。方者之止,非能止而止,不得不止也。因圆之自转,使不得止;因方之自止,使不得转;何苦物之失分?《大道上》
  
  1302、仁、义、礼、乐、名、法、刑、赏,凡此八者,五帝三王治世之术也。故仁以道之,义以宜之,礼以行之,乐以和之,名以正之,法以齐之,刑以威之,赏以劝之。故仁者所以博施于物,亦所以生偏私;义者所以立节行,亦所以成华伪;礼者所以行恭谨,亦所以生惰慢;乐者所以和情志,亦所以生淫放;名者所以正尊卑,亦所以生矜慕;法者所以齐众异,亦所以乖名分;刑者所以威不服,亦所以生陵暴;赏者所以劝忠能,亦所以生鄙争。《大道下》
  
  1303、凡人富则不羡爵禄,贫则不畏刑罚。不羡爵禄者,自足于己也;不畏刑罚者,不赖存身也。二者为国之所甚,而不知防之之术,故令不行而禁不止。若使令不行而禁不止,则无以为治。无以为治,是人君虚临其国,徒君其民,危乱可立而待矣。令使由爵禄而后富,则人必争尽力于其君矣;由刑罚而后贫,则人咸畏罪而从善矣。故古之为国者,无使民自贫富。贫富皆由于君,则君专所制,民知所归矣。《大道下》
  
  《荀子》
  
  1304、天地为大矣,不诚则不能化万物;圣人为知矣,不诚则不能化万民;父子为亲矣,不诚则疏;君上为尊矣,不诚则卑。夫诚者,君子之所宁也,而政事之本也。《不苟》
  
  1305、君子位尊而志慕,心小而道大。所听视者近,而所闻见者远,是何邪?则操术然也。《不苟》
  
  1306、公生明,偏生暗;端悫生通,作伪生塞;诚信生神,夸诞生惑。此六生者,君子慎之,而禹桀所以分也。《不苟》
  
  1307、夫两贵之不能相事,两贱之不能相使,是天数也。势位齐而欲恶同,物不能赡则必争,争则必乱,乱则穷矣。先王恶其乱也,故制礼义以分之,使有贫富贵贱之等,足以相兼临者,是养天下之本也。《王制》
  
  1308、君人者欲安,则莫若平政爱民失;欲荣,则莫若隆礼敬士矣;欲立功名,则莫若尚贤使能矣;是君人者之大节也。三节者当,则其余莫不当矣。三节者不当,则其余虽曲当,犹将无益也。《王制》
  
  1309、足国之道,节用裕民,而善藏其余。节用以礼,裕民以政。彼裕民故多余,裕民则民富,民富则田肥以易;田肥以易,则出实百倍。上以法取焉,而下以礼节用之。余若丘山,不时焚烧,无所藏之,夫君子奚患乎无余?故节用裕民,则必有仁义圣良之名,而且有富厚丘山之积矣。《富国》
  
  1310、礼者,贵贱有等,长幼有差,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。《富国》
  
  1311、人之生不能无群,群而无分则争,争则乱,乱则穷矣。故无分者,人之大害也;有分者,天下之本利也。而人君者,所以管分之枢要也。《富国》
  
  1312、治国有道,人主有职。若夫贯日而治详,一日而曲列之,是所使夫百吏官人为也,不足以是伤游玩安燕之乐。若夫论一相以兼率之,使臣下百吏莫不宿道乡方而务,是夫人主之职也。《王霸》
  
  1313、人主者,以官人为能者也;匹夫者,以自能为能者也。人主得使人为之,匹夫则无所移之。今以一人兼听天下,日有余而治不足者,使人为之也。大有天下,小有一国,必自为之然后可,则劳苦耗顇莫甚焉。如是,则虽藏获不肯与天子易势位。《王霸》
  
  1314、取天下者,非负其土地而从之之谓也,道足以壹人而已矣。彼其人苟壹,则其土地且奚去我而适它?《王霸》
  
  1315、主道治近不治远,治明不治幽,治一不治二。主能治近,则远者理;主能治明,则幽者化;主能当一,则百事正。夫兼听天下,日有余而治不足者如此也,是治之极也。《王霸》
  
  1316、明主好要,而暗主好详。主好要则百事详,主好详则百事荒。《王霸》
  
  1317、君人劳于索之,而休于使之。《生霸》
  
  1318、君者,民之原也。原清则流清,原浊则流浊。故有社稷者而不能爱民,不能利民,而求民之亲爱己,不可得也。民不亲不爱,而求其为己用,为己死,不可得也。民不为己用,不为己死,而求兵之劲,城之固,不可得也。兵不劲,城不固,而求敌之不至,不可得也。敌至而求无危削,不灭亡,不可得也。《君道》
  
  1319、君人者,爱民而安,好士而荣,两者无一焉而亡。《君道》
  
  1320、君者何也?曰:能群也。能群也者何也?曰:善生养人者也,善班治人者也,善显设人者也,善藩饰人者也。善生养人者人亲之,善班治人者人安之,善显设人者人乐之,善藩饰人者人荣之。四统者俱,而天下归之,夫是之谓能群。《君道》
  
  1321、明主有私人以金石珠玉,无私人以官职事业。《君道》
  
  1322、赏不欲僭,刑不欲滥。赏僭则利及小人,刑滥则害及君子。若不幸而过,宁僭无滥。与其害善,不若利淫。《致士》
  
  1323、凡兼人者有三术:有以德兼人者,有以力兼人者,有以富兼人者。《议兵》
  
  1324、人之命在天,国之命在礼。人君者,隆礼尊贤而王,重法爱民而霸,好利多诈而危,权谋倾覆幽险而亡。《强国》
  
  1325、威有三:有道德之威者,有暴察之威者,有狂妄之威者。《强国》
  
  1326、万物各得其和以生,各得其养以成,不见其事而见其功,夫是之谓神。《天论》
  
  1327、大巧在所不为,大智在所不虑。《天论》
  
  1328、一物失称,乱之端也。夫德不称位,能不称官,赏不当功,罚不当罪,不祥莫大焉。《正论》
  
  1329、礼起于何也?曰:人生而有欲,欲而不得,则不能无求;求而无度量分界,则不能不争。争则乱,乱则穷。先王恶其乱也,故制礼义以分之,以养人之欲,给人之求,使欲必不穷于物,物必不屈于欲,两者相持而长,是礼之所起也。《礼论》
  
  1330、昔者舜之治天下也,不以事诏而万物成。处一危之,其荣满侧;养一之微,荣矣而未知。故《道经》曰:“人心之危,道心之微。”危微之几,惟明君子而后能知之。《解蔽》
  
  1331、有兼听之明,而无奋矜之容;有兼覆之厚,而无伐德之色。《正名》
  
  1332、水行者表深,使人无陷;治民者表乱,使人无失。礼者,其表也。《大略》
  
  1333、礼之生,为贤人以下至庶民也,非为成圣也。然而亦所以成圣也,不学不成。《大略》
  
  1334、礼以顺人心为本,故亡于《礼经》而顺人心者,皆礼也。《大略》
  
  1335、有法者,以法行;无法者,以类举。《大略》
  
  1336、主道知人,臣道知事。故舜之治天下,不以事诏而万物成。农精于田而不可以为田师,工贾亦然。《大略》
  
  《韩非子》
  
  1337、爱臣太亲,必危其身;人臣太贵,必易主位。《爱臣》
  
  1338、君无见其所欲。君见其所欲,臣将自雕琢。君无见其意。君见其意,君将自表异。故曰:去好去恶,臣乃见素;去旧去智,臣乃自备。《主道》
  
  1339、明君无为于上,群臣竦惧乎下。明君之道,使智者尽其虑,而君因以断事,故君不穷于智;贤者敕其材,君因而任之,故君不穷于能;有功则君有其贤,有过则臣任其罪,故君不穷于名。是故不贤而为贤者师,不智而为智者正。臣有其劳,君有其成功,此之谓贤主之经也。《主道》
  
  1340、不谨其闭,不固其门,虎乃将存;不慎其事,不掩其情,贼乃将生。《主道》
  
  1341、人主之道,静退以为宝。不自操事,而知拙与巧;不自计虑,而知福与咎。是以不言而善应,不约而善增。言己应则执其契,事已增则操其符。符契之所合,赏罚之所生也。故群臣陈其言,君以其言授其事,事以责其功。功当其事,事当其言则赏;功不当其事,事不当其言则谏。《主道》
  
  1342、国无常强,无常弱。奉法者强,则国强;奉法者弱,则国弱。《有度》
  
  1343、今若以誉进能,则臣离上而下比周;若以党举官,则民务交而不求用于法。故官之失能者其国乱。以誉为赏以毁为罚也,则好赏恶罚之人,释公行,行私术,比周以相为也。忘主外交以进其与,则其下所以为上者薄矣。《有度》
  
  1344、夫为人主而身察百官,则日不足,力不给。且上用目,则下饰观;上用耳,则下饰声;上用虑,则下繁辞。先王以三者为不足,故舍己能而因法数,审赏罚。先王之所守要,故法省而不侵。独制四海之内,聪智不得用其诈,险躁不得关其佞,奸邪无所依。远在千里外,不敢易其辞;势在郎中,不敢蔽善饰非。朝廷群下,直凑单微,不敢相逾越。故治不足而日有余,上之任势使然也。《有度》
  
  1345、以法治国,举措而已矣。法不阿贵,绳不挠曲,法之所加,智者弗能辞,勇者弗敢争。刑过不避大臣,赏善不遗匹夫。《有度》
  
  1346、明主之所导制其臣者,二柄而已矣。二柄者,刑德也。何谓刑德?曰:杀戮之谓刑,庆赏之谓德。为人臣者,畏诛罚而利庆赏,故人主自用其刑德,则群臣畏其威而归其利矣。《二柄》
  
  1347、人主好贤,则群臣饰行以要君欲,则是群臣之情不效。群臣之情不效,则人主无以异其臣矣。故越王好勇,而民多轻死;楚灵王好细腰,而国中多饿人;齐桓公妒而好内,故竖刁自宫以治内;桓公好味,易牙蒸其子首而进之;燕子哙好贤,故子之明不受国。故君见恶,则群臣匿端;君见好,则群臣诬能。人主欲见,则群臣之情态得其资矣。《二柄》
  
  1348、权不欲见,素无为也。事在四方,要在中央。圣人执要,四方来效。虚而待之,彼自以之。《扬权》
  
  1349、夫物者有所宜,材者有所施。各处其宜,故上下无为。使鸡司夜,令狸执鼠,皆用其能,上乃无事。上有所长,事乃不方。矜而好能,下之所欺。辩惠好生,下因其材。上下易用,国故不治。《扬权》
  
  1350、圣人之道,去智与巧。智巧不去,难以为常。民人用之,其身多殃;主上用之,其国灭亡。因天之道,反形之理,督参鞠之,终则有始。虚以静后,未尝用己。《扬权》
  
  1351、主上不神,下将有因。其事不当,下考其常。若天若地,是谓累解;若地若天,孰疏孰亲?能家天地,是谓圣人。《扬权》
  
  1352、主失其神,虎随其后;主上不知,虎将为狗。主施其法,大虎将怯;主施其刑,大虎自宁。法刑苟信,虎化为人,复反其真。《扬权》
  
  1353、一家二贵,事乃无功。《扬权》
  
  1354、主用术,则大臣不得擅断,近习不敢卖重。《和氏》
  
  1355、人主诚明于圣人之术,而不苟于世俗之言,循名实而定是非,因参验而审言辞。左右安能以虚言惑主,而百官安敢以贪渔下?《奸劫弑臣》
  
  1356、人主者,非目若离娄乃为明也,非耳若师旷乃为聪也。不任其数,而待目以为明,所见者少矣,非不弊之术也;不因其势,而待耳以为聪,所闻者寡矣,非不欺之道也。明主者,使天下不得不为己视,使天下不得不为己听。故身在深宫之中,而明照四海之内,而天下弗能蔽弗能欺者何也?暗乱之道废而聪明之势兴也。故善任势者国安,不知因其势者国危。《奸劫弑臣》
  
  1357、世之学术者,说人主不曰“乘威严之势以困奸邪之臣”,而皆曰“仁义惠爱而已矣”。世主美仁义之名,而不察其实,是以大者国亡身死,小者地削主卑。《奸劫弑臣》
  
  1358、夫严刑者,民之所畏也;重罚者,民之所恶也。故圣人陈其所畏以禁其邪,设其所恶以防其奸,是以国安而暴乱不起。无威严之势,赏罚之法,虽尧舜不能以为治。《奸劫弑臣》
  
  1359、治国之有法术赏罚,犹若陆行之有犀车良马也,水行之有轻舟便楫也,乘之者遂得其成。《奸劫弑臣》
  
  1360、人主不可不加心于利己死者。故日月晕围于外,其贼在内。备其所憎,祸在所爱。《备内》
  
  1361、视强则目不明,听甚则耳不聪,思虑过度则智识乱。目不明,则不能决黑白之分;耳不聪,则不能别清浊之声;智识乱,则不能审得失之地。书之所谓治人者,适动静之节,省思虑之费也。《解老》
  
  1362、事大众而数摇之,则少成功;藏大器而数徒之,则多败伤;烹小鲜而数挠之,则贼其宰;治大国而数变法,则民苦之。是以有道之君,贵虚静而重变法。《解老》
  
  1363、制在己曰重,不离位曰静。重则能使轻,静则能使躁。《喻老》
  
  1364、势重者,人君之渊也。君人者,势重于人臣之间,失则不可复得也。简公失之于田成,晋公失之于六卿,而邦亡身死。故曰鱼不可脱于深渊。《喻老》
  
  1365、赏罚者,邦之利器也。在君则制臣,在臣则胜君。君见赏,臣则损之以为德;君见罚,臣则益之以为威。人君见赏,而人臣用其势;人君见罚,而人臣乘其威。故曰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。《喻老》
  
  1366、圣人无常行也。能并智,故曰“不行而知,';能并视,故曰“不见而明”。随时以举事,因资而立功,用万物之能,而获利其上,故曰“不为而成”。《喻老》
  
  1367、释法术而任心治,尧不能正一国;去规矩而妄意度,奚仲不能成一轮;废尺寸而差短长,王尔不能半中。使中主守法术,拙匠执规矩尺寸,则万不失矣。君人者,能去贤巧之所不能,守中拙之所万不失,则人力尽而功名立。《用人》
  
  1368、夫有材而无势,虽贤不能制不肖。故立尺材于高山之上,下临千切之谿,材非长也,位高也。桀为天子,能制天下,非贤也,势重也。尧为匹夫,不能正三家,非不肖也,位卑也。千钧得船则浮,锱铢失船则沉,非千钧轻而锱铢重也,有势之与无势也。故短之临高也以位,不肖之制贤也以势。人主者,天下一力以共载之,故安;众同心以共立之,故尊。《功名》
  
  1369、上不天,则下不遍覆;心不地,则物不毕载。太山不立好恶,故能成其高;江海不择小助,故能成其富。故大人寄形于天地,而万物备;历心于山海,而国家富。《大体》
  
  1370、以身为苦而后化民者,尧舜之所难也;处势而骄下者,庸主之所易也。将治天下,释庸主之所易,道尧舜之所难,未可与为政也。《难一》
  
  1371、明主之道,一人不兼官,一官不兼事;卑贱不待尊贵而进,论大臣不因左右而见;百官修通,群臣辐凑;有赏者君见其功,有罚者君知其罪;见知不悖于前,赏罚不弊于后。《难一》
  
  1372、桓公解管仲之束缚而相之。管仲曰:“臣有宠矣,然而臣卑。”公曰:“使子立高、国之上。”管仲曰:“臣贵矣,然而臣贫。”公曰:“使子有三归之家。”管仲曰:“臣富矣,然而臣疏。”于是立以为仲父。霄略曰:“管仲以贱为不可以治国,故请高国之上;以贫为不可以治富,故请三归;以蔬为不可以治亲,故处仲父。管仲非贪,以便治也。”《难一》
  
  1373、物众而智寡,寡不胜众,智不足以遍知物,故因物以治物。下众而土寡,寡不胜众者,言君不足以遍知臣也,故因人以知人。是以形体不劳而事治,智虑不用而奸得。《难三》
  
  1374、人主之大法,非法则术也。法者,编著之图籍,设之于官府,而布之于百姓者也。术者,藏之于胸中,以偶众端,而潜御群臣者也。故法莫如显,而术不欲见。《难三》
  
  1375、申不害言术,而公孙鞅为法。术者,因任而授官,循名而责实,操杀生之柄,课群臣之能者也。此人主之所执也。法者,宪令著于官府,刑罚必于民心,赏存乎慎法而罚加乎奸令者也,此臣之所师也。君无术则弊于上,臣无法则乱于下。此不可一无,皆帝王之具也。《定法》
  
  1376、人主以一国目视,故视莫明焉;以一国耳听,故听莫聪焉。《定法》
  
  1377、人皆寐,则盲目不知;皆嘿,则喑者不知。觉而使之视,问而使之对,则喑盲者穷矣。不听其言也,则无术者不知;不任其身也,则不肖者不知。听其言而求其当,任其身而责其功,则无术不肖者穷矣。夫欲得力士而听其自言,虽庸人与乌获不可别也。授之以鼎俎,则罢健效矣。故官职者,能士之鼎俎也,任之以事而愚智分矣。《六反》
  
  1378、明主之行制也天,其用人也鬼。天则不非,鬼则不困。《八经》
  
  1379、力不故众,智不尽物。与其用一人,不如用一国,故智力敌而群物胜。揣中则私劳,不中则任过。下君尽己之能,中君尽人之力,上君尽人之智。《八经》
  
  1380、明主其务在周密。是以喜见则德偿,怒见则威分。故明主之言,隔塞而不通,周密而不见。《八经》
  
  1381、圣人不期修古,不法常可。论世之事,因为之备。《五蠹》
  
  1382、夫古今异俗,新故异备。如欲以宽缓之政,治急世之民,犹无辔策而御駻马,此不知之患也。《五蠹》
  
  《吕氏春秋》
  
  1383、立官者,以全生也。今世之惑主,多官而反以害生,则失所为立之矣。譬之若修兵者,以备寇也。令修兵而反以自攻,则亦失所为修之矣。《本生》
  
  1384、天下,非一人之天下也,天下之天下也。阴阳之和,不长一类;甘露时雨,不私一物;万民之主,不阿一人。《贵公》
  
  1385、处大官者,不欲小察,不欲小智,故曰:大匠不斵,大庖不豆,大勇不斗,大兵不寇。《贵公》
  
  1386、智而用私,不若愚而用公。《贵公》
  
  1387、庖人调和而弗敢食,故可以为庖。若使庖人调和而食之,则不可以为庖矣。王伯之君亦然。诛暴而不私,以封天下之贤者,故可以为王伯。若使王伯之君,诛暴而私之,则亦不可以为王伯矣。《去私》
  
  1388、古之善为君者,劳于论人而佚于官事,得其经也。不能为君者,伤形费神,愁心劳耳目,国愈危,身愈辱,不知要故也。《当染》
  
  1389、水泉深,则鱼鳖归之。树木盛,则飞鸟归之;庶草茂,则禽兽归之;人主贤,则豪杰归之。故圣王不务归之者,而务其所以归。《功名》
  
  1390、强令之笑,不乐;强令之哭,不悲;强令之为道也,可以成小而不可以成大。《功名》
  
  1391、昔者先圣王成其身,而天下成;治其身,而天下治。故善响者,不于响于声;善影者,不于影于形;为天下者,不于天下于身。《先己》
  
  1392、欲胜人者,必先自胜;欲论人者,必先自论;欲知人者,必先自知。《先己》
  
  1393、主道约,君守近。太上反诸己,其次求诸人。其索之弥远者,其推之弥疏;其求之弥强者,失之弥远。《论人》
  
  1394、凡论人,通则观其所礼,贵者观其所进,富则观其所养,听则观其所行,止则观其所好,习则观其所言,穷则观其所不受,贱则观其所不为。喜之以验其守,乐之以验其僻,怒之以验其节,惧之以验其特,哀之以验其人,苦之以验其志。八观、六验,此贤主之所以论人也。论人者又必以六戚四隐。何谓六戚?父、母、兄、弟、妻、子。何谓四隐?交友、故旧、邑里、门郭。内则用六戚四隐,外则用八观六验,人之情伪,贪鄙美恶,无所失矣。《论人》
  
  1395、天道圜,地道方,圣王法之,所以立上下。何以说天道之圜也?精气一上一下,圜周复杂,无所稽留,故曰天道圜。何以说地道之方也?万物殊类殊形,皆有分职,不能相为,故曰地道方。主执圜,臣执方,方圜不易,其国乃昌。《圈道》
  
  1396、天下无粹白之孤,而有粹白之裘,取之众白也。夫取于众,此三皇五帝之所以大立功名也。凡君之所以立,出乎众也。立已定而舍其众,是得其末而失其本。得其末而失其本,不闻安居。故以众勇,无畏乎孟贲矣;以众力,无畏乎乌获矣;以众视,无畏乎离娄矣;以众知,无畏乎尧舜矣。夫以众者,此君人之大宝也。《用众》
  
  1397、道也者,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,不可为状。有知不见之见,不闻之闻,无状之状者,则几于知之矣。道也者,至精也,不可为形,不可为名。强为之,谓之太一。故一也者,制令;两也者,从听。先圣择两从一,是以知万物之情。《大乐》
  
  1398、家无怒笞,则竖子婴儿之有过也立见;国无刑罚,则百姓之悟相侵也立见;天下无诛伐,则诸侯之相暴也立见。故怒笞不可偃于家,刑罚不可偃于国,谏伐不可偃于天下。有巧有拙而已矣。《荡兵》
  
  1399、众正之所积,其福无不及也;众邪之所积,其祸无不逮也。《明理》
  
  1400、夫众之为福也大,其为祸也亦大。譬之若渔深渊,其得鱼也大,其为害也亦大。《决胜》
  
  1401、圣人南面而立,以爱利民为心。号令未出,而天下皆延颈举踵矣,则精通乎民也。故君子诚乎此而谕乎彼,感乎己而发乎人,岂必强说乎哉!《精通》
  
  1402、名不徒立,功不自成,国不虚存,必有贤者。贤者之道,牟而难知,妙而难见。故见贤者而不耸,则不惕于心;不惕于心,则知之不深;不深知贤者之所言,不祥莫大焉。《谨听》
  
  1403、凡举人之本,太上以志,其次以事,其次以功。三者弗能,国必残亡;群孽大至,身必死殃。《遇合》
  
  1404、利不可两,忠不可兼。不去小利,则大利不得;不去小忠,则大忠不至。故小利,大利之残也;小忠,大忠之贼也。圣人去小取大。《权勋》
  
  1405、三代所宝莫如因,因则无敌。夫审天者,察列星而知四时,因也;推历者,视月行而知晦朔,因也;禹之裸国,裸入衣出,因也;墨子见荆王,锦衣吹笙,因也;孔子道弥子瑕见釐夫人,因也;汤武遭乱世,临苦民,扬其义,成其功,因也。故因则功,专则拙。《贵因》
  
  1406、治国无法则乱,守法而弗变则悖,悖乱不可以持国。世易时移,变法宜矣。譬之若良医,病万变药亦万变。病变而药不变,向之寿民,今为殇子矣。故凡举事,必循法以动。变法者,因时而化,若此论则无过务矣。夫不敢议法者,众庶也;以死守者,有司也;因时变法者,贤主也。是故有天下七十一圣,其法皆不同。非务相反也,时势异也。《察今》
  
  1407、大智不形,大器晚成,大音希声。禹之决江水也,民聚瓦砾。事已成,功己立,为万世利,禹之所见者远也,而民莫之知。故民不可与虑化举始,而可以乐成功。《乐成》
  
  1408、凡持国,太上知始,其次知终,其次知中。三者不能,国必危,身必穷。《察微》
  
  1409、得道者必静,静者无知。知乃无知,可以言君道也。故曰:中欲不出谓之扃,外欲不入谓之闭。既扃而又闲,天之用密。有准不以平,有绳不以正。天之大静,既静而又宁,可以为天下正。《君守》
  
  1410、善为君者无识,其次无事。有识,则有不备矣;有事,则有不恢矣。不备不恢,此官之所以疑而邪之所从来也。今之为车者,数官然后成。夫国岂特为车哉!众智众能之所持也,不可以一物一方安车也。《君守》
  
  1411、凡奸邪险陂之人,必有因也。何因哉?因主之为。人主好以己为,则守职者舍职而阿主之为矣。阿主之为,有过则主无以责之,则人主日侵而人臣日得。是宜动者静,宜静者动也。尊之为卑,卑之为尊,从此生矣。《君守》
  
  1412、人主以好暴示能、以好唱自奋,人臣以不争持位、以听从取容,是君代有司为有司也,是臣得后随以进其业。君臣不定,耳虽闻不可以听,目虽见不可以视,心虽知不可以举,势使之也。凡耳之闻也,藉于静;目之见也,藉于昭;心之知也,藉于理。君臣易操,则上之三官者废矣。《任数》
  
  1413、古之王者,其所为少,其所因多。因者,君术也;为者,臣道也。为则扰矣,因则静矣。因冬为寒,因夏为暑,君奚事哉?故曰:君道无知无为,而贤于有知有为,则得之矣。《任数》
  
  1414、夫君人而知无恃其能、勇、力、诚、信,则近之矣。凡君也者,处平静,任德化,以听其要。《勿躬》
  
  1415、明君者,非遍见万物也,明于人主之所执也。有术之主者,非一自行之也,知百官之要也。知百官之要,故事省而国治也。明于人主之所执,故权专而奸上。《知度》
  
  1416、人主之患,必在任人而不能用之,用之而与不知者议之也。绝江者托于船,致远者托于骥,霸王者托于贤。《知度》
  
  1417、权钧则不能相使,势等则不能相并,治乱齐则不能相正。故小大轻重、少多治乱,不可不察,此祸福之门也。《慎势》
  
  1418、以大畜小吉,以小畜大灭;以重使轻从,以轻使重凶。自此观之,夫欲定一世安黔首之命,功名著乎梁孟,铭篆著乎壶鉴,其势不厌尊,其实不厌多。《慎势》
  
  1419、位尊者其教受,威立者其奸止,此畜人之道也。故以万乘令乎千乘易,以千乘令乎一家易,以一家令乎一人易。《慎势》
  
  1420、听群众人议以治国,国危无日矣。《不二》
  
  1421、为国之本,在于为身。身为而家为,家为而国为,国为而天下为。故曰:以身为家,以家为国,以国为天下。此四者异位同本。故圣人之事,广之则极宇宙、穷日月,约之则无出乎身者也。《执一》
  
  1422、人主出声应容,不可不审。凡主有识,言不欲先。人唱我和,人先我随。以其出之为入,以其言之为名,取其实以责其名,则说者不敢妄言,而人主之所执其要矣。《审应》
  
  1423、说与治之务,莫若诚。听言哀者,不若见其哭也;听言怒者,不若见其斗也。说与治不诚,其动人心不神。《具备》
  
  1424、威不可无有,而不可专恃。《用民》
  
  1425、礼烦则不应,业烦则无功,令苛则不听,禁多则不行。《适威》
  
  1426、凡人主必信。信而又信,谁人不亲?故《周书》曰:“允哉允哉!”以言非信则百事不满也。故信之为功大矣。《贵信》
  
  1427、天地之大,四时之化,而犹不能以不信成物,又况乎人事?《贵信》
  
  1428、以全举人固难,物之情也。故君子责人则以人,自责则以义。责人以人则易足,易足则得人;自责以义则难为非,难为非则行饰。故任天地而有余。不肖者则不然,责人则以义,自责则以人。责人以义则难赡,难赡则失亲;自责以人则易为,易为则行苟。故天下之大而不容也,身取危,国取亡焉。尺之木必有节目,寸之王必有瑕瓋,先王知物之不可全也,故择务贵取一也。《举难》
  
  1429、圣人不能为时,而能以事适时。事适于时者,其功大。《召类》
  
  1430、凡事之本在人主。人主之患,在先事而简人,简人则事穷矣。《行论》
  
  1431、亡国之主,必自骄,必自智,必轻物。自骄则简士,自智则专独,轻物则无备。无备召祸,专独位危,简士壅塞。欲无壅塞,必礼士;欲位无危,必得众;欲无召祸,必完备。三者,人君之大经也。《骄悠》
  
  1432、强大未必王也,而王必强大。王者之所藉以成也何?藉其威与其利。非强大,则其威不威,其利不利。其威不威,则不足以禁也;其利不利,则不足以劝也。故贤主必使其威利无敌。故以禁则必止,以劝则必为。《壹行》
  
  1433、民无道知天,民以四时寒署日月星辰之行知天。四时寒署日月星辰之行当,则诸生有血气之类,皆为得其处而安其产。人臣亦无道知主,人臣以赏罚爵禄之所加知主。主之赏罚爵禄之所加者宜,则亲疏远近贤不肖,皆尽其力而以为用矣。《当赏》
  
  1434、冬与夏不能两刑,草与稼不能两成,新谷熟而陈谷亏,凡有角者无上齿,果实繁者木必庳,用智褊者无遂功,天之数也。故天子不处全,不处极,不处盈。全则必缺,极则必反,盈则必亏。先王知物之不可两大,故择务当而处之。《博志》
  
  1435、人主,太上喜怒必循理;其次不循理,必数更,虽未至大贤,犹足以盖浊世矣。《似顺》
  
  1436、世主之患,耻不知而矜自用,好愎过而恶听谏,以至于危。耻莫大乎危者。《似顺》
  
  1437、先王不能尽知,执一而万物治。使人不能执一者,物感之也。《有度》
  
  1438、细之安必待大,大之安必待小。细大贱贵交相为赞,然后皆得其所乐。《务大》
  
  《淮南子》
  
  1439、太上之道,生万物而不有,成化象而弗宰。《原道》
  
  1440、无为为之而合于道,无为言之而通乎德。恬愉无矜而得于和,有万不同而便于性。《原道》
  
  1441、天下之事,不可为也,因其自然而推之。万物之变,不可究也,秉其要归之趣。《原道》
  
  1442、夫井鱼不可与语大,拘于隘也;夏虫不可与语寒,笃于时也;曲士不可与语至道,拘于俗,束于教也。《原道》
  
  1443、得在时,不在争;治在道,不在圣。土处下,不在高,故安而不危。水下流,不争先,故疾而不迟。《原道》
  
  1444、君人者不下庙堂之上,而知四海之外者,因物以识物,因人以知人也。故积力之所举,则无不胜也;众智之所为,则无不成也。《主术》
  
  1445、古之为车也,漆者不画,凿者不斵,工无二伎,士不兼官,各守其职,不得相奸。人得其宜,物得其安。是以器械不苦,而职事不嫚。夫责少者易偿,职寡者易宁,任轻者易权,上操约省之分,下效易为之功,是以君臣弥久而不相厌。《主术》
  
  1446、权势之柄,其以移风易俗矣。尧为匹夫,不能仁化一里;桀在上位,令行禁止。由此观之,贤不足以为治,而势可以易俗,明矣。《主术》
  
  1447、非澹薄无以明德,非宁静无以致远,非宽大无以兼覆,非慈厚无以怀众,非平正无以制断。《主术》
  
  1448、有大略者,不可责以捷巧;有小智者,不可任以大功。《主术》
  
  1449、人主者以天下之目视,以天下之耳听,以天下之智虑,以天下之力争,是故号令能下究,而臣情得上闻。百官修同,群臣辐凑。《主术》
  
  1450、法律度量者,人主之所以执下,释之而不用,是扰无辔衔而肥也。群臣百姓,反弄其上。是故有术则制人,无术则制于人。《主术》
  
  1451、得势之利者,所持甚小,其存甚大;所宁甚约,所制甚广。《主术》
  
  1452、凡人之论,心欲小而志欲大,智欲员而行欲方,能欲多而事欲鲜。《主术》
  
  1453、水下流而广大,君下臣而聪明。君不与臣争功,而治道通矣。《缪称》
  
  1454、有声之声,不过百里;无声之声,施于四海。《缪称》
  
  1455、骄溢之君无忠臣,口慧之人无必信。《缪称》
  
  1456、察于一事,通于一伎者,中人也;兼覆盖而并有之,度伎能而裁使之者,圣人也。《缪称》
  
  1457、高不可及者,不可以为人量;行不可逮者,不可以为国俗。《齐俗》
  
  1458、礼乐未始有常也,故圣人制礼乐而不制于礼乐。治国有常,而利民为本;政教有经,而令行为上。苟利于民,不必法古;苟周于事,不必循旧。夫夏商之衰也,不变法而亡;三代之起也,不相袭而王。故圣人法与时变,礼与俗化。衣服器械,各便其用;法度制令,各因其宜。故变古未可非,而循俗未足多也。《氾论》
  
  1459、圣人所由曰道,所为曰事。道犹金石,一调不更;事扰琴瑟,每弦改调。故法制礼义者,治人之具也,而非所以为治也。故仁以为经,义以为纪,此万世不更者也。若乃人考其才,而时省其用,虽日变可也。天下岂有常法哉?《氾论》
  
  1460、夫圣人作法,而万物制焉;贤者立礼,而不肖者拘焉。制法之民,不可与远举;拘礼之人,不可使应变。《氾论》
  
  1461、人君论其臣也,不计其大功,总其略行,而求其小善,则失贤之数也。故人有厚德,无问其小节;而有大誉,无疵其小故。夫人之情,莫不有所短。诚其大略是也,虽有小过,不足以为累;若其大略非也,虽有闾里之行,未足大举。《氾论》
  
  1462、论人之道:贵则观其所举,富则观其所施,穷则观其所不受,贱则观其所不为,贫则观其所不取。视其更难,以知其勇;动以喜乐,以观其守;委以财货,以论其仁;振以恐惧,以知其节。则人情备矣。《氾论》
  
  1463、得道以御者,身虽无能,必使能者为己用。不得其道,伎艺虽多,未有益也。《诊言》
  
  1464、天下之物博而智浅。以浅赡博,未有能者也。独任其智,失必多矣。故好智,穷术也。《诠言》
  
  1465、圣人内藏,不为物先倡;事来而制,物至而应。《诠言》
  
  1466、非易不可以治大,非简不可以合众。《诠言》
  
  1467、圣人之接物,千变万轸,必有不化而应化者。《诠言》
  
  1468、江河所以能长百谷者,能下之也。夫惟能下之,是以能上之。《说山》
  
  1469、凡用人之道,若以燧取火。疏之则弗得,数之则弗中,正在疏数之间。《说林》
  
  1471、知天而不知人,则无以与俗交;知人而不知天,则无以与道游。《人间》
  
  1471、得道之士,外化而内不化。外化,所以入人也;内不化,所以全其身也。故内有一定之操,而外能诎伸赢缩卷舒,与物推移,故万举而不陷。所以贵圣人者,以其能龙变也。《人间》
  
  1473、圣人之治天下,非易民性也;拊循其所有而涤荡之。故因则大,化则细矣。《泰族》
  
  1474、主术者,君人之事也。所以因作任督责,使群臣各尽其能也,明摄权操柄以制群下。提名责实,考之参伍,所以使人主秉数持要,不妄喜怒也。其数直施而正牙队外私而立公,使百官条达而辐凑,各务其业,人致其功,此主术之明也。《要略》
  
  《法言》
  
  1475、或问:“道有因无因乎?”曰:“可则因,否则革。”或问“无为”。曰:“奚为哉?在昔虞、夏袭尧之爵,行尧之道,法度彰,礼乐著,垂拱而视天下民之阜也,无为矣。绍桀之后、纂纣之余,法度废,礼乐亏,安坐而视天下民之死,无为乎?"《问道》
  
  1476、或问:“何以治国?”曰:“立政。”曰:“何以立政?'’曰:“政之本,身也。身立,则政立矣。”《先知》
  
  1477、或曰:“以往圣人之法治将来,譬犹胶柱而调瑟,有诸?”曰:“有之。”曰:“圣君少而庸君多,如独守仲尼之道,是漆也。”曰:“圣人之法,未尝不关盛衰焉。昔者,尧有天下,举大纲,命舜禹,夏殷周属其子,不胶者卓矣。唐虞象刑帷明,夏后肉辟三千,不胶者卓矣。尧亲九族,协和万国;汤武桓桓,征伐四克。由是言之,不胶者卓矣。礼乐征伐,自天子所出,春秋之时,齐晋实予,不胶者卓矣。”《先知》
  
  1478、或苦乱,曰:“纲纪。”曰:“恶在于纲纪?"曰:“大作纲,小作纪。如纲不纲,纪不纪,虽有罗网,恶得一目而正诸?”《先知》
   1479、圣人之道,譬扰日之中矣。不及则未,过则是。《先知》

《论衡》
  
  1480、夫能御骥騄者,必王良也;能臣禹稷皋陶者,必尧舜也。御百里之手,而以调千里之足,必有摧衡折轭之患;有接具臣之才,而以御大臣之知,必有闭心塞意之变。《逢遇》
  
  1481、治国之道,所养有二:一曰养德,二曰养力。养德者,养名高之人,以示能敬贤;养力者,养气力之士,以明能用兵。此所谓文武张设、德力且足者也。事或可以德怀,或可以力摧。外以德自立,内以力自备,慕德者不战而服,犯德者畏兵而却。《非韩》
  
  1482、至德纯握之人,禀天气多,故能则天,自然无为,禀气薄少,不遵道德,不似天地,故曰不肖。不肖者,不似也。不似天地,不类圣贤,故有为也。天地为炉、造化为工,票气不一,安能皆贤?贤之纯者,黄老是也。黄者,黄帝也;老者,老子也。黄老之操,身中恬澹,其治无为。正身共己,而阴阳自和;无心于为,而物自化;无意于生,而物自成。《自然》
  
  1483、《易》曰:“黄帝尧舜,垂衣裳而天下治。”垂衣裳者,垂拱无为也。孔子曰:“大哉尧之为君也!惟天为大,帷尧则之。”又曰:“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,而不与焉。”周公曰:“上帝引侠。”上帝,谓舜禹也。舜禹承安继治,任贤使能,慕己无为而天下治。舜禹承尧之安,尧则天而行,不作功邀名,无为之化自成。故曰:“荡荡乎民无能名焉。”年五十者,击壤于涂,不能知尧之德,盖自然之化也。《易》:“大人与天地合其德。”黄帝尧舜,大人也。其德与天地合,故知无为也。天道无为,故春不为生,而夏不为长,秋不为成,冬不为藏。阳气自出,物自生长;阴气自起,物自成藏。汲井决彼,灌溉园田,物亦生长。霈然而雨,物之茎叶根咳,莫不洽濡。程量封泽,孰与汲井决陂哉?故无为之为,大矣!本不求功,故其功立;本不求名,故其名成。沛然之雨,功名大矣,而天地不为也,气和而雨自集。《自然》
  
  
  《潜夫论》
  
  1484、国之所以治者君明也,其所以乱者君暗也。君之所以明者兼听也,其所以暗者偏信也。是故人君通必兼听,则圣日广矣;庸说偏信,则愚日甚矣。《明暗》
  
  1485、治国之道,劝之使谏,宣之使言,然后君明察而治情通矣。《明暗》
  
  1486、夫国君之所以致治者公也,公法行则宄乱绝;佞臣之所以便身者私也,私术用则公法夺。《潜叹》
  
  1487、三代之废兴也,在其所积。积善多者,虽有一恶,是为过失,未足以亡;积恶多者,虽有一善,是为误中,未足以存。《慎微》
  
  1488、为国者,必先知民之所苦,祸之所起,然后设之以禁,故奸可塞,国可安矣。《述赦》
  
  1489、国无常治,又无常乱。法令行则国治,法令弛则国乱。法无常行,亦无常弛。君敬法则法行,君慢法则法弛。《述赦》
  
  1490、法令赏罚者,诚治乱之枢机也,不可不严行也。《三式》
  
  1491、夫积怠之俗,赏不隆则善不劝,罚不重则恶不惩。故凡欲变风改俗者,其行赏罚者也,必使足惊心破胆,民乃易视。《三式》
  
  1492、礼义生于富足,盔窃起于贫穷。富足生于宽暇,贫穷生于无日。圣人深知力者乃民之本也,而国之基,故务省役而为民爱日。《爱日》
  
  1493、夫立法之大要,必令善人劝其德而乐其政,邪人痛其祸而悔其行。《断讼》
  
  1494、夫法令者,君之所以用其国也。君出令而不从,是与无君等。主令不从,则臣令行,国危矣。《衰制》
  
  1495、夫法令者,人君之衔辔箠策也;而民者,君之舆马。若使人臣废君法禁而施己政令,则是夺君之辔策而己独御之也。《衰制》
  
  1496、法令刑赏者,乃所以治民事而致整理尔,未足以兴大化而升太平也。《本训》
  
  《申鉴》
  
  1497、明于治者,其统近,万物之本在身,天下之本在家,治乱之本在左右,内正立而四表定矣。《政体》
  
  1498、通于道者,其宁约。有一言而可常行者,恕也;有一行而可常履者,正也。怒者,仁之术也;正者,义之要也。至哉!此谓道根,万化存焉尔。是谓不思而得,不为而成。执之胸心之间,而功覆天下也。《政体》
  
  1499、民由水也。济大川者,大上乘舟,其次泅。泅者劳而危,乘舟者逸而安,虚入水则必溺矣。以知能治民者,泅也;以道德治民者,舟也。《政体》
  
  1500、睹孺子驱鸡也,而见御民之方。孺子驱鸡者,急则惊,缓则滞。方其北也。遽要之则折而过南;方其南也,遽要之则折而过北。迫而飞,疏则放,志闲则比之,流缓而不安则食之。不驱之驱,驱之至者也。志安,则循路而入门。《政体》
  
  1501、高下失序则位轻,班级不固则位轻,禄薄卑宠则位轻,官职屡改则位轻,迁转烦渎则位轻,黜陟不明则位轻,待臣不以礼则位轻。夫位轻而政重者,未之有也。圣人之大宝曰位,轻则丧吾宝也。《政体》
  
  《中论》
  
  1502、夫登高而建柱,则其所视者广;顺风而振铎,则其所闻者远。非旌色之益明,铎声之益远也,所托者然也。况居富贵之地而行其政令者也?故舜为匹夫,犹民也,及其受终于文祖,称曰“予一人”,则西王母来献白环。周公之为诸侯,犹臣也,及其践明堂之祚,负斧扆而立,则越裳氏来献白雉。故身不尊则施不光,居不高则化不博。《爵禄》
  
  1503、人君之大患也,莫大于详于小事而略于大道,察于近物而暗于远图。故自古及今,未有如此而不乱也。《务本》
  
  《人物志》
  
  1504、主德者,聪明平淡,总达众材,而不以事自任者也。《流业》
  
  1505、自见其美,不足也;不伐其能,有余也。《八观》
  
  1506、凡偏材之人,皆一味之美,故长于办一官,而短于为一国。何者?夫一官之任,以一味协五味;一国之政,以无味和五味。《材能》
  
  1507、臣以自任为能,君以用人为能;臣以能言为能,君以能听为能;臣以能行为能,君以能赏罚为能。所能不同,故能君众材也。《材能》
  
  1508、聪明秀出谓之英,胆力过人谓之雄。徒英而不雄,则雄材不服也;徒雄而不英,则智者不归往也。故雄能得雄,不能得英;英能得英,不能得雄。故一人之身兼有英雄,乃能役英与雄。能役英与雄,故能成大业也。《英雄》
  
  
  《中说》
  
  1509、通变之谓道,执方之谓器。《周公》
  
  1510、虽天子必有师,然亦何常师之有?唯道所存。以天下之身,受天下之训,得天下之道,成天下之务,民不知其由也。其惟明主乎!《问易》
  
  
  (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